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

  阳光从洞口洒进来,本田菊抱膝坐在地上盯着洞外,没有动作。没有追出去或是走出山洞,甚至连站起来的动作都没有,就只是在发呆而已。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各种鸟啁啾鸣叫的声音不时传来。一只黄色的小鸟叽叽喳喳地飞了过来,打算飞进洞中,却在洞口前仿佛撞上了什么东西似地又直线滑下。毛茸茸的小东西看起来撞得并不重,在地上扑棱了几下又飞走了。

  看着这一切发生,本田菊站起来走向洞口。径直向外慢慢走,他感觉到有看不见的膜包住了自己,弹力极佳的柔软的膜,不会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但是他出不去——被膜网住无法从山洞出去。

  不知怎么,他想他可以确定这不是什么梅因人搞的,所以任凭自己被看不见的膜包裹住,他甚至能感觉到那膜带着温暖的热度,驱散冬日清晨的寒冷。

  温柔,他所能感觉到的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阿尔弗雷德……他似乎感觉到是那个人在拥抱自己。

  “你最好想清楚。”冷冽的女声传来,本田菊一惊。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破了很多处,娜塔莎走到本田菊面前,隔着那看不见的膜,前者没有再继续向前的动作。

  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在发觉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时又坚定地停下来,微笑着抬头迎上娜塔莎,后者好像因为那突然的笑容而感到些许不悦,皱了下眉头。

  “我不是来杀你的。没有那个必要了。”她的声音依旧冰冷没有温度,“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听我说一些事。”

  “……”本田菊没有出声,点点头。

  “你不觉得,其实爱是很无力的吗。”明明是疑问句的句尾,语气却是坚定的陈述句,“无力的,脆弱的,什么都做不到。”

  “你……想说什么?”

  “我啊,可是一直一直一直爱着哥哥呢。可是我能做到的只有待在他身边而已——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满足了。”娜塔莎苦笑,这是本田菊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表情,“他和那个人,王耀……你不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吗?”

  本田菊像是猛然被打醒的梦游的人一样愣住,他忽然注意到自己竟然忘记了耀君的事——只因为那个人,只因为那个人的出现他就那么忘记了他最好的朋友的事。即使他对自己有所隐瞒,本田菊也仍然将他当做最好的朋友。内心混乱起来。

  无视黑发青年混乱的样子,娜塔莎径自继续说起来,“王耀他啊,是卡维人和地球人的混血儿呢,母亲是中国人。卡维人在我们星球是被官方宣布灭绝的种族,他们过于强大了,而且和始终还是会死的我们不同,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永生。王耀的父亲,虽然各个种族对卡维人都是只怀有惧怕和敌意的,但是那个人和我们父亲是生死之交,当他带着地球人的妻子和孩子回来的时候,我们家自然而然就收留了他们。之后哥哥他就那样爱上了王耀——不能自拔。哥哥对于王耀表现出好感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会将它毁掉,是活物就杀死,是东西就烧成灰。最开始他确实非常困扰,不过在他明白了哥哥的心意之后,就只是尽力不表现出喜欢任何东西。”娜塔莎忽然轻笑出声,“他喜欢哥哥哦,我知道。不过他一定不像哥哥爱他那样那么爱着哥哥。地球人的寿命真是短得可怜呢,就那么短短几十年,原本貌美如花的女人就变成了干巴巴的老太婆。虽然她一直表现得很坚强总是带着微笑,但是我好几次见到她自己对着镜子落泪。然后有那么一天,她自杀了——明明即使她不自杀,也活不了多久的。短刀插进小腹,血流了一地。哥哥去给她送些点心,成了第一发现人。接着到达的王耀所看到的情景,就是碎裂在地上的盘子,和满手是血地站在那女人身边的哥哥。”

  “怎么会……”本田菊抓紧胸口的衣襟,仿佛有什么东西梗在那里。

  “明明是自己的妻子死了,那个卡维人却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她就那么消失了。我不知道王耀为什么会认为区区梅因人能杀死卡维人,但是在他消失的时候,他对哥哥吼叫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只要是我爱的,连亲生父母你都不放过吗’。卡维人最擅长的就是隐蔽自己的气息,因为不只有惧怕他们的人,也有很多想要解剖研究他们的人。不过王耀是混血,加上他自己不愿意学习和训练,我们都以为他没什么力量。事实也是如此,他连气息都隐蔽不好。虽然梅因人本身对气息就不敏感,但是卡维人的气息太强烈了,在阿曼星球上演了不知多久的追逃战,之后就转战到地球上。他所带走的只有那卡维人留给他的一些书籍,我想就是因为他看了那些书,力量才那么突飞猛进的吧。来到地球之后,我们就再也无法追寻到他的气息了。因为他偶尔会散发出的气息,我们追到过俄罗斯,中国,之后是几年前,到了日本。哥哥说他感觉的到王耀就在这里。”

  “耀君……”

  “每次的战斗,哥哥都只是想要制服那个人然后带走他,而那个人每次都是要下杀手。虽然梅因人也没那么容易死。刚刚啊,哥哥他明明马上就要赢了,却在最后关头向柱子一样忽然不动了,那个人停不下来就那么攻击了上去,打中了梅因人最弱的……右胸。”娜塔莎垂下视线,之后又强作微笑抬起头,“我就知道那个人还是喜欢哥哥,他一定也知道那女人不是哥哥杀的,却怎么都不愿意承认。”娜塔莎回想起另自己的心绞痛不已的情景。

  

  “……我会和你一起死。”王耀握住那冰冷苍白的大手。

  “哥哥!”娜塔莎扑到伊万的胸膛上,泪水侵蚀米色的围巾,“哥哥,我会陪着你的。”

  “娜塔莎……”倒在地上的大个子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你不许死。我只要和小耀……一起。”

  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娜塔莎看着王耀与伊万在一阵微弱的光芒之后消失在眼前,她忽然破涕而笑,像坏掉的套娃。

  

  “耀……耀君……”本田菊捂住嘴,泪水流了下来,“耀君……”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爱什么也做不到。”娜塔莎的笑容苍白得好像幻影,“至少他还可以和哥哥一起死。我连和他一起死都……不被允许呢。”

  “不,他一定只是希望你好好活下去。”本田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安慰起本该是敌人的人。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娜塔莎又恢复了冷冽的语气,“我只是想告诉你,最好认清楚自己是地球人,无论是梅因人也好,莫拉尔人也好,卡维人也罢。你和我们不是一类。”

  莫拉尔人……这个名词让本田菊忽然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

  

  (“我感觉不到亚瑟他们的气息了。什么都感觉不到。”)

  

  “亚、亚瑟他们……!”大声地叫出声,却紧张得无法继续说下去。

  “莫拉尔人没事。我和那个粗眉毛的人打了很久,最多也就是和我一样受些伤。一些小伤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算。”

  “可、可是阿尔早上说感觉不到他们……”本田菊仍然无法放下心来。

  “那是因为这山洞是我的领地。只不过用了些小伎俩让那个白痴莫拉尔人感觉不到这是我的领地而已。让他感觉不到同族的气息也是我做的,只是为了把他支开。不过临走了还不忘记搞这么个膜糊到洞口,他还真是重视你啊,这东西很废体力呢。”娜塔莎讽刺地冷笑,“可惜这山洞里是我的领地,想杀你的话轻而易举。”她的笑容幅度加大,“是因为被情欲迷昏了头,才被那么点小伎俩骗到连是敌人的领地这点事都判断不出了吧。”

  本田菊意识到她在指摘什么,脸倏地红了。不过也因为得知朋友们没事而安心下来。

  “那么就这样,你最好记住我的忠告。”娜塔莎转身离去,如冰刀般冷冽的话语淡淡飘过,“你和我们不一样。”

  

  13

  娜塔莎走之后没多久,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就来接自己了。隐瞒掉娜塔莎来过的事情,本田菊跟着两人又到了那熟悉的城堡。在得知亚瑟受了伤之后,他提出抽一些自己的血出来,却被阻止了。他知道那不是见外,而是朋友间的关心,但是仍然不可避免地又想起娜塔莎所说的,他和他们不一样,诚然如此。

  在城堡里住了几天,脑中不时会闪过王耀的身影,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那两个人说不定没有死,而是在某个地方一起活了下去,幸福地在一起。他们有漫长的生命可以一起度过。

  这一晚他做了一个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坐在镜子前,他看不清她的面容——是选择和卡维人在一起的,王耀的母亲。之后那镜子前的人影忽然清晰起来,似曾相识的面孔……是老掉了的自己。一身冷汗地惊坐起来,清冷的月光洒进房间,窗外漫漫的鹅毛大雪静静地下着。

  本田菊用了好久才平复下心情。

  阿尔弗雷德一有机会就会贴上自己,但是他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找着各种借口逃避。现在他似乎想清楚了,要做个了结。

  第二天他以要早点回学校的理由提出先行告辞。亚瑟恢复得非常快,已经完全看不出有伤在身了。亚瑟,弗朗西斯和马修微笑着向他告别,说回头去东京找他。如同预料中一样,阿尔弗雷德说要送自己。

  昨晚的大雪积了厚厚一层,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更显出无人森林的寂静。沉默着走了不知多久,阿尔弗雷德僵硬的声音打断了寂静。

  “菊,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抱歉那天说了那种话……我不是那个意思,拜托听我解释——”

  本田菊没有抬头继续走着。

  “该道歉的是我。那天是我搞错了,请忘记吧。”

  猛地被拉住手腕,阿尔弗雷德把本田菊转过来面向自己,扒住后者削瘦的肩膀。

  “你说是搞错了?”语气强硬到让人误以为是在吵架。

  “……嗯。”

  “骗人!明明不久前我们还在你的公寓接吻!明明在山洞里马上就……”阿尔弗雷德激动起来,本田菊捂住他的嘴阻止他继续吼下去。

  “所以我说是我搞错了……对不起。”瘦弱的青年将眼神瞥向一边。

  “……可是我爱你!”阿尔弗雷德握住本田菊的下颌让他对上自己的视线。在灼热的视线下沉默了几秒,后者抬起手冷冷拨掉捏着自己下巴的温暖大手。

  “可惜我不爱你。”声音有些颤抖,视线盯着脚尖,本田菊无法抬头正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那就好好地看着我说啊!”阿尔弗雷德大声吼着。低着头的青年没有动作,他便继续逼迫下去,“你不敢看着我,因为你说的根本都是假的!”

  “……”本田菊轻轻叹了口气,抬起头来露出的是一张轻松的笑脸,“真是拿你没办法呢。虽然没法接受你的告白,可是我们以后还是朋友,阿尔。”

  细小的雪粒从空中飘落下来。毫不在意的微笑,挂在如天空中降下的雪一般苍白的面庞上。冷风拂过,刺骨的风更添森林中的萧瑟。由于逆风站着,本田菊黑色如缎的头发被吹乱,伸手拨动凌乱的头发,本田菊仍然微笑着。

  “就送到这里吧,放假我会来看你们。”黑色大衣的衣摆轻轻卷起,沉默萦绕在两人之间,本田菊的紧紧抿着毫无血色的嘴唇,视线又垂了下去。看不到阿尔弗雷德表情,不敢去看。良久他终于挤出一句话,“那么再见。”

  黑色的身影在纷纷细雪中渐行渐远。阿尔弗雷德依旧僵硬地站在原地。想去紧紧抱住那个背影,但是他去无法移动脚步。

  无法向前……跨出一步。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想明白。

  他只知道对于那离开的身影……他无能为力。

  低头咬紧下唇,双拳握紧。雪逐渐变大,纷纷扬扬落下。阿尔弗雷德僵直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身体微微颤抖。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法英主】一个爱情故事 A Love Story 01-02 HOME 沙尘暴要把俺刮成犀利哥了= =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