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架空。

它不是学院文。

文中角色只是不同国家的个人。

OOC因为水平问题大概不可避免的有。

西劈米日主,后面可能会有很少量的法英。

可能会龟更,但是依旧是那句话,俺不会坑了它。

题目迟迟想不出很称心的,于是最终还是叫了这个名字。

它不是欢乐的故事,但也不是虐文,如果能耐心看下去的话俺会很开心。

———————————————————————————————————

仅以此献给2010年的夏天。





01隣り

路上戴着口罩的人似乎一下子多了起来。

但是毕竟不是什么大都会,乡下地方的人可能身体更结实——或者说没有那么在意,如果是在大都会,大概已经口罩满天飞了,毕竟是花粉症多发的季节。

阿尔弗雷德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揉揉鼻子,但是提着书包搭到肩上,继续向学校走着。

貌似有轻微的花粉过敏。

不过他不会夸张到要去医院——他一直认为那很夸张。是的,他没有那么娇贵,客观条件也不允许他“娇贵”。总之这种程度的东西,不用管它自己就会好了。


在学校门口的公告栏里看了新学期的分班表,阿尔弗雷德走进教学楼。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轻声回响,虽然已经迟到了,他还是保持着不快不慢的步伐。

在门口喊了报告,班主任指了指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示意他入座。

新分的班级中几乎都是阿尔弗雷德不认识的家伙,不过毕竟是同一年级,很多人看起来都不面生。

担任班主任的是个有些秃顶的国语老师,看起来很温和。班主任慢吞吞说了些班规之类的东西后,就开始讲起了新课。

阿尔弗雷德懒洋洋地趴在桌上,讲台上的声音对他来说等同于催眠曲。把头转向左边换个姿势继续趴在桌上,忽然觉得阳光有些微微刺眼,阿尔弗雷德睁开眼睛。

左边靠窗坐着的人吸引了他的视线。

明明从小就生活在日本,对于黑发黑瞳什么的,根本就是再习惯不过的,但是阿尔弗雷德就是移不开视线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舒服。

黑发的少年单手支着头看着窗外一动不动。阿尔弗雷德只能他的看到一点侧脸,白皙的皮肤在有些耀眼的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

“……嘿。”试着小声打招呼。

窗边的人缓缓转过头,阿尔弗雷德咧嘴笑了,“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请多关照。”

少年抿了抿嘴角,那表情似乎是微笑,轻轻点了点头,无声地转回头。

“那个,可以的话……”阿尔弗雷德继续努力着,“你的名字?”

对方没有反应,就在阿尔弗雷德以为自己被无视了的时候,他低头在纸上写了什么递给阿尔弗雷德看。

“本田菊。”

纸上清秀的笔记写着三个字。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少年又拿回纸沙沙写了几个字。

“请多关照。”

这只是日本人惯有的客套,阿尔弗雷德知道。

“他不会说话吗……”有着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外表的金发蓝眼少年这样想着,然后趴到桌子上陷入浅浅的睡眠。





“啪。”

阿尔弗雷德在听到一声脆响的同时感到脑袋上一阵疼痛。迷茫的睁开眼睛,他看到一个有着蓬松金发和祖母绿眼眸的男人握着卷成筒状的书站在他面前。

“只知道睡觉小心变成痴呆。”男人低头瞥了一眼手中的座位表,“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他很久没见到过除他之外的“外国人”了,毕竟这只是个偏远的小城镇。

“那么下课。”男人说完后从后门走了出去,下课铃声在他跨出班门的时候慢悠悠地响了起来。

已经有些茫然,阿尔弗雷德挑起一边的眉毛。右边的男同学告诉他那是新来的英文教师,亚瑟•柯克兰先生。

看了看手腕上有些破旧的腕表,阿尔弗雷德忽然发觉自己已经睡了一上午,刚刚是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

本田菊从他身边走过,从后门出去,手中并没有拿着书包。阿尔弗雷德有种他的双脚没有着地的错觉,就是那样像是轻轻飘过一样的感觉。

“他不会说话吗?”向旁边在整理书包的男生问道。

“啊?你说本田菊?”男生抬起头。

“嗯。”

“大概吧。我去年和他同班,总之没见他说过话。”男生边整理书包边说,“总之他也没什么存在感啦。”

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02 お握り

这几天阿尔弗雷德找到了除了睡觉外的另一项上课时可以做的事。

他的左边坐着一个不会说话的少年,头发黑得像上等的绸缎,皮肤苍白到有些阳光打上会有些半透明。虽然别人说他没什么存在感,不过阿尔弗雷德却觉得那个人让他不想转开视线。

如果他不是在这种乡下地方不常见的“外国人”,大概他比本田菊要没有存在感得多。事实上在被习惯了之后,他现在也没什么特别强的存在感。

本田菊总是盯着窗外。

而阿尔弗雷德现在习惯于在不睡觉的时候就盯着那个人盯着窗外的侧脸看。

有时对方会忽然转过头来,阿尔弗雷德来不及别开视线,只能尴尬地笑笑,而本田菊总是抿抿嘴角。

阿尔弗雷德觉得那个动作是微笑。

然后他会继续看向窗外,阿尔弗雷德也会继续看着他。



这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又是英语。

金毛绿眼的柯克兰先生说了声下课后从前门离开了教室。自从第一天上课被他敲了头之后,阿尔弗雷德就一直心怀怨念,总是用“金毛绿眼的家伙”来称呼他。

教室渐渐空了起来,直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阿尔弗雷德才从座位上站起来。在上衣口袋与裤袋中努力摸索着,最后只找到了一枚硬币。

“算了……明天就有钱了。”他小声嘀咕着。



天台的铁门有些老化,阿尔弗雷德每次推开它的时候总是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今天的阳光很温暖却不刺眼。这才是春天该有的样子嘛,阿尔弗雷德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

看到已经有人在天台的时候他讶异了一瞬,却在发现对方是谁的时候咧嘴笑了。快步走过去坐在那个人旁边,天台上两个少年并肩坐在地上。

本田菊正在吃饭团。在阿尔弗雷德在他旁边坐下的时候,他转头看了一眼,之后没有别的动作,只是继续吃起了饭团。

阿尔弗雷德将双手枕到脑后仰躺到了地上。

乡下地方的天很蓝,云并不多,很薄很白,有细微的风,云缓缓地飘动着。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惬意的缘故,阿尔弗雷德的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没有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用手捂住胃部,声音却更加大了。

睁开眼睛迅速坐起来。

一只白皙的手伸到了面前,本田菊递给他一个饭团。

“……不用了。”阿尔弗雷德准备站起来离开。

“吃吧。”很轻很细的声音,如果不是因为天台过于安静,那声音一定无法被听到。

阿尔弗雷德惊讶的睁大双眼,“你会说话?”

“嗯。”本田菊眨眨眼睛,把饭团举到金发少年的嘴边。

或许应该接过饭团道谢然后安静地吃掉的,但是那时阿尔弗雷德只是直接咬上了嘴边的白饭团。本田菊的手抖了一下,但是没有缩回去。于是干脆握上那纤细的手腕,就着别人的手将不大的饭团吃完。

在阿尔弗雷德吃完最后一口的时候,本田菊抽回了手。

还没有完全咽下口中的食物,阿尔弗雷德有些含糊不清地说,“明明会说话……为什么?”

“因为很麻烦。”明明是春天和煦的微风,却依然好像能把那声音吹散一般。



03 笑顔

阿尔弗雷德的心情很好。

因为他终于找到几乎发泄了心中的怨气,对象是那个越看越不顺眼的“金毛绿眼”的家伙。

柯克兰先生是个很臭屁的英国人,事实上称呼一个明显大他们没几岁的家伙“先生”让很多人不爽。一个调皮的男生曾经故意勾住柯克兰先生的肩膀,“嘿,哥们儿!”这样和他打招呼。之后前者被有着粗粗的眉毛的外教叫去单独教育,内容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事后不管如何追问,荣幸受教的男生都死不开口。而事件的结果使很多老师喜笑颜开,因为那个让不少老师头疼的家伙自那之后彻底蔫儿了下来。

柯克兰先生的日语说得有些奇怪,不过作为欧美人来说已经不错了,至少交流没什么障碍。他上课的时候基本完全都在用英语,说是有助听力。这让大多数学生哭天喊地了好几天,不过不论怎样抗议都没有效果,大家也就麻木了。对于这件事阿尔弗雷德有自己的看法,很明显是因为那家伙日语说得太烂了所以想要掩饰而已嘛,那个臭屁混蛋。

最近似乎还出现了柯克兰先生应援团,团员似乎男女都有,甚至别的年级的学生也有参加的。不过这些阿尔弗雷德完全不关心。

他只是一直不爽那个臭屁外教而已。但是也没有想要特别去报复整他之类的欲望。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白昼也变得越来越长。这天下午放学后,阿尔弗雷德忽然想要走别的路回家,虽然有些绕远路,不过反正他也没有别的要做的事。于是从学校西边的偏门出去,却在门口发现了熟悉的机车。那是一辆黑色为主色调,有红色间杂的机车,它的主人是学校唯一的外教——亚瑟•柯克兰。

于是阿尔弗雷德放了它后轮的气。这真的只是顺手。虽然没有特别想过要做这样的事,不过既然它正好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周围又完全没有人——总之他只是顺手做了,然后哼唧着小曲心情很好地离开了学校。



阿尔弗雷德的心情非常好。

在沿着小路回家的时候,他意外发现前方熟悉的身影。那是坐在他左边的同学,本田菊,一个奇妙的少年。

虽然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说话,但是阿尔弗雷德知道完全不是那样的。那个人会说话,或许因为不怎么说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小,澄净清冽,但是并不是说女气,那是一听就能判断出是少年的音质。

如果要打比方的话……对,阿尔弗雷德会说,那声音像是日本的风铃。他最爱的声音。不论什么时候听到,都能即刻把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净。

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阿尔弗雷德更乐于把它当做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那之后他总是有事没事就跑到本田菊身边晃悠,而后者似乎也不怎么在意,只不过他依然几乎不说话。阿尔弗雷德曾经试过一直不停地问很多没营养的问题,开始时本田菊还会在纸上写些回话,觉得麻烦之后就会进入半无视的状态。

除了在天台吃饭团那次,阿尔弗雷德就只再听他说过两句话:

“有点吵哦。”

“天气真好呢。”

以及屈指可数的几次“嗯”。

从背后大声叫对方的名字,少年慢慢回过头,停住脚步。于是三两步跑过去,并肩一起在小路上漫步。依然安静到只能听到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不过阿尔弗雷德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忽然想起来似地,阿尔弗雷德开口问道,因为一直被沉默环绕而略微有些突兀。

“你家在这边?”

穿着淡蓝色衬衫的黑发少年看向阿尔弗雷德,点头。

回以一个无意义的大大的笑容,两人继续不紧不慢地沿着路边行走。



路上躺着一个可乐罐。

这对阿尔弗雷德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行为。他用脚尖把罐子勾起来,接着膝盖顶一下,然后准确无误地踢进前方不远处的垃圾桶中。

一直以来并没有什么别的娱乐活动,踢罐子是他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并且保护环境这种事也早已经被教育到耳朵起茧,虽然他并没有什么捍卫子孙后代福利的伟大思想,不过看到了就扔到垃圾桶中——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极其普通的行为。

可是这次他却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厉害。”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本田菊露出了比起一直以来的抿抿嘴角的微笑来说,可以算是“灿烂”的笑容——不过如果按照普通人的标准,那或许只能算是一个微笑,但是那不可否认的,美极了。

“……你、你喜欢?”

“嗯。”

阿尔弗雷德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哦,那特别服务再为你加演一次好了!”

走到路边,蹲在树坑旁拾起几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再走回站在原地眼神中闪烁着些许好奇的本田菊身旁。

“看好了哦。”

金发的少年将一个石子向上抛起,在自由下落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一脚踢进前方的垃圾桶中。接着紧接着抛起第二个,然后越来越快,石子一个一个准确无误地飞入垃圾桶中,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发出清脆短促的“咚、咚、咚”连响。

本田菊的眼睛微微睁大,不知是否是因为映着夕阳,闪烁着美丽的光彩。

刚刚成功大展身手的少年发现自己有些失算——他没想到连踢很多石子后脚会这么疼。不过这种程度的疼痛倒也不至于让他露出呲牙裂嘴的表情。

但是忽然觉得脚有些异样的感觉。低头看去却发现球鞋底大概因为开胶而张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他抬起脚,前一半开胶的鞋底因为重力的问题而自然下坠,从哪里嗖嗖地可以感觉到有风进去。

似乎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本田菊忽然手握拳抵在上唇处,发出小声的,但大概可以判断为笑声的声音。

“……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大笑起来。

爽朗的笑声久久不能停止,渐渐地另一种笑声逐渐变大加入其中,有些清脆的……像是风铃般的声音。



—TBC—



Next:04 -滝-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米日】Just Kids 04 HOME 都来推俺啊来吧来吧(喂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