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7 家出

“你想去哪里?”

“东边。”

阿尔弗雷德歪了歪头,“为什么?”

“有海。”

“西边也有啊。”

“东边更大。”

恍然大悟一般爽朗地笑出声,“哈哈,也是呢。”



本田菊的行李只有一个旅行包。在阿尔弗雷德给他看他们的交通工具时,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不禁笑出声来。

那家伙偷了柯克兰先生的机车。



在夜晚的道路上兜风,阿尔弗雷德甚至不时会开心的叫出声来。发觉的时候,笑容已经几乎定型在自己脸上。是的,他很开心。本田菊觉得自己从未这么开心过。

就好像盲童重见光明一般的,那种身心被自由所包裹起来的心情。



不知道行驶了多远,离开了从小待到大的地方,通往下个小镇的公路上渐渐车辆也渐渐少了起来。

夜深了。

又那样向前行驶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了一个破旧的汽车旅社。

上下眼皮开始打起架来,两人像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走了进去。在经过门口的时候,本田菊忽然轻呼了一声。

衣服挂在了门口的装饰植物的枝杈上,发出刺啦的响声。

“没事吧?”正准备推门进去的阿尔弗雷德走回来。

本田菊摇了摇头。

“好困。”



开了一间双人房。虽然从外到内都很破旧,但是还算干净。

“你睡里面那张床吧。”阿尔弗雷德把两人的旅行包扔到靠外的床上。

“嗯。”

揉了揉眼睛,或许是太困了,本田菊趴倒在床上,下一秒就陷入沉沉的睡眠中。

阿尔弗雷德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自禁笑出声来,走过去将床头叠好的薄毯盖到睡着的人身上。





很久睡的这么沉过了。本田菊有些迷糊地睁开双眼,过了几秒才清醒过来。却在下一瞬心跳停了一拍。

对面的床铺空空如也。

那个和他一起离家出走的同伴不见了。

指尖莫名有些发麻。坐起身靠在床头,就那样发起呆来。

——原因不明。

大概过了几分钟,又或是几十分钟。天渐渐转成大亮,他醒来的时候还只是微亮的清晨。

门发出咔哒的轻响打开了。

进来的金发少年在看到坐在床头的同伴时楞了一下。

“你醒了啊?我以为你还在睡呢。”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本田菊眯了眯眼睛。在看到进门的身影时,手指开始渐渐恢复知觉。

阿尔弗雷德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手中提的纸袋中掏出一件叠好的棉质衣服递给本田菊。

“那次的回礼。”

歪了歪头,本田菊有些疑惑的展开衣服。

普通的便利店卖的最简单的白色T恤。正面中间画了一个橘红色的有些不规则的圆。看起来颜料才被风干没多久。

“抱歉,那间便利店没有大红色的颜料了。”

“……这是煎蛋吗?”本田菊轻轻抚摸有点发硬的图案。

阿尔弗雷德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样沉默半晌。

“……是国旗……日本的。”

黑色的眼眸微微睁大,然后轻笑出声。像是风铃一样的笑声。

“谢谢,我很喜欢。”

08 卵焼き

“好晒啊。”阿尔弗雷德抱怨着,声音被迎面而来的风分散而有些听不清。

本田菊抿了抿嘴角,抓着驾驶机车的人衣襟的手握紧了些。

两人一早在汽车旅社退了房,继续向东行进。随着日头逐渐爬高,而愈发热了起来。虽然因为驾驶速度比较快而有风不断吹过,但是热风并没有能起到什么解暑的效果。

“啊啊,加油站。去加些油吧。”阿尔弗雷德减慢速度。


小地方的公路有些荒凉,或许是因为没人会选择在这种天气的正午出行吧。路边有一个破旧的小加油站。

一切的一切在过于耀眼的阳光下有些发白,像是海市蜃楼之类的幻影一般。

空气中有盐的味道。

风像是一阵一阵的微小热浪不断拂过。

“有人吗?”阿尔弗雷德边推车边像里面大声招呼。

“啊,来了。”或许是因为天气,又或者是因为环境,纤细却能辨别出是少年的声音传出,显得很弱小,但是能听清。

从平房中走出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金发少年。

因为没有想到会是外国人,阿尔弗雷德一瞬间楞住了。

“……加满吗?”少年微微皱眉。

“啊,嗯。”

与少年的眼神相遇,本田菊微笑着微微点头,算作打招呼。少年也回以一个柔和的微笑。在看到本田菊的衣服时忽然喷笑出来。

“那是煎蛋吗?”少年指着白色T恤上的橘色不规则圆形。

本田菊歪了歪头,满脸笑意的看了看阿尔弗雷德。

“那是国旗啦!日本国旗!”阿尔弗雷德比划着。

“我也觉得像煎蛋。”有些慵懒的男声加入对话。

平房的门框上倚着一个有着中长金色卷发的男人。

……又是外国人?

不过已经完全不觉得惊讶了,只剩下些微的感慨。

“其实我也觉得是煎蛋。”本田菊轻声笑着。

“喂喂,你们几个……”阿尔弗雷德没好气地笑了。

“你们俩是离家出走吗?”长发男人依旧倚在门边。

阿尔弗雷德不置可否的笑笑。

“好了,加满了。”

将钱付给少年后,阿尔弗雷德推着机车掉转车头,坐好后示意本田菊上车。

拧动车把,车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竟然在这种时候抛锚……”阿尔弗雷德抓了抓蓬松的头发。



09 御飯食え…!!

那个加油站很神奇……不,应该说是加油站的主人很神奇。

弗朗西斯,也就是那个金发男人,随心所欲的法国佬。明明只是来加个油而已,那天阿尔弗雷德他们的机车坏掉的时候,他竟然主动提出帮他们修理……甚至亲切地留他们住了一晚。

第二天叮铃咣啷地修理了一天,机车总算又能动了。本想着好好道个谢就尽快离开,弗朗西斯却提出让他们多住几天。

“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多两个米虫也不是什么大负担。”他是这么说的,“只要让我好好研究研究你那辆机车就好。”

那个人貌似对那台机车非常感兴趣。

某种意义上,是不是应该感谢下金毛绿眼的柯克兰先生呢?阿尔弗雷德揉了揉鼻子。



再往东几公里就能是海边了。怪不得空气中总是有盐的味道。

本想着去东边的渔村转转,本田菊却说因为觉得很疲倦所以过几天再去。

马修,那个柔和到有些娘的少年似乎和本田菊相处地不错。这让阿尔弗雷德感觉有些复杂,明明自己用了那么久才听到本田菊说话,而这两个家伙竟然在见面第一天就和那个黑发少年愉快地对话了。

……又或许是本田菊自身变得不那么讨厌与人交往了?

算了,怎样都好。

阿尔弗雷德坐在门槛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沥青公路的对面是一片草丛,荒草野花杂乱无章地生长着,荒凉,却又意外地让人觉得生机勃勃。

柔和的金发在阳光下甚至有些发白,马修蹲在草丛中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或许是小昆虫之类的。

阿尔弗雷德歪了歪头,盯着马修的侧脸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站起身,右手捂着腹部。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发现那个少年的身体如此单薄。

本田菊很瘦,瘦到阿尔弗雷德有时觉得轻轻一捏就会断掉一样。可是马修更甚,简直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

阿尔弗雷德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马修在站起来的时候猛地捂住额头,晃悠了几下,然后像是慢动作回放一般向后仰倒。

“喂!”坐在门槛上的少年反射性地弹跳起来。



“这孩子有厌食症。”弗朗西斯叹了口气。

老旧的空调呜呜地想着,给房间送进凉爽。

“立起型头昏症。”本田菊看着床上少年有些苍白的脸,淡淡地说。

“那是什么?”弗朗西斯询问。

“站起来,或者坐起来的时候头晕。不过不是每次都会昏倒的,不如说……经常只是头晕而不会昏倒吧。大概是贫血导致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菊?”

黑发少年对阿尔弗雷德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

“他厌食症有多久了?”

“……几个月吧。”

“弗朗先生,等马修醒了之后让我和他单独谈谈可以吗?”

“啊……当然。”弗朗西斯有些莫名地看着本田菊。



那天晚上马修吃得比阿尔弗雷德都多。

这着实吓了弗朗西斯一跳。单薄的少年看起来心情很好,阿尔弗雷德却因为没有吃饱而蔫儿了下来。

大厨弗朗西斯苦笑着说再去做些东西出来。马修端着没吃完的蛋糕说要回房间吃,对本田菊露出灿烂的笑容。

“呐,菊,你用了什么方法治好那家伙的啊。”

抿了抿嘴角,本田菊惯用的表情。

“……秘密。”



10 温もり

滨海地区的夏天总是忽然就下起雨了。

阿尔弗雷德非常后悔早上自告奋勇说要去帮忙买菜。

难得起了个大早,伸着懒腰走出门,却看到马修坐在门外的小桌旁正开心地吃着早餐。回想起来,相处的这些天中,这家伙好像确实总是只吃很少的东西。弗朗西斯做的料理意外的好吃,每次吃饭时他基本都处于眼中只剩下食物的状态,因此也没怎么注意过马修。直到昨天那家伙昏倒,才发现他单薄得像纸片一样。

对于本田菊用了什么方法让他开始正常吃饭,阿尔弗雷德完全摸不着头脑。

加油站生意并不算忙,总之是很悠闲的状态。解决完早餐的马修从房后推出了一辆自行车,说是要去旁边的渔村买菜。

不知是不是因为起得太早——当然这是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的“早”,总觉得腰背不舒服,想要活动活动。而且看到马修那纸片儿身板,就有种不能想象让他去提一堆菜回来的场景。于是阿尔弗雷德接过自行车自告奋勇提出自己去买菜。

渔村并不远,也非常好找,因为就是沿着这条小公路继续向东一段距离而已。

在骑车去的路上就觉得天色渐渐阴沉下来。迅速买了一堆食材后马上踏上了返回的路。可是还是在半路被暴雨浇了个透心凉。



“阿嚏!”阿尔弗雷德打着喷嚏。平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只露出蓬松的金色脑袋,鼻尖通红。

“真的不用去医院吗?”马修从门口探头进来。

“都说了不用啦,咳咳……”阿尔弗雷德揉了揉鼻子,“这种小烧睡一觉就好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帮忙准备晚餐。”

本田菊端了一碗粥进来。

“你先喝点粥吧。”

“嗯。”阿尔弗雷德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黑发少年拿掉发烧的家伙额头上的冰袋,后者坐起身的动作虽然有些缓慢,却并没有表现出病怏怏的样子。

接过冒着热气的粥慢慢喝了起来。本田菊在床边坐下看着对粥吹着气的人。

“你确定连药都不用吃?我还是去买点药给你吧……”

“不用,药又难吃,而且这边买药要去好远吧,外面还下雨。我一直都是睡一觉自己挺过去的。”阿尔弗雷德含着粥有些口齿不清地说着。

“一直?”

“……嗯,就是自己生活的这些年啦。发烧头疼什么的,睡一觉就差不多了,死不了啦。”

本田菊微微皱起眉,没有说什么。

粥慢慢温下来,进食的速度一下就快了很多,三两下吃完了可口的粥,觉得周身舒畅了不少。阿尔弗雷德又钻进了被窝躺好。本田菊将手中的碗放到床边的凳子上,重新把冰袋覆到金发少年的额头上。

有些凉的手指自然地抚上发烫的面颊,慢慢摩挲了几下。阿尔弗雷德眨眨眼睛,抓住了那只纤细的手,将那手掌压在自己的面颊上,凉凉的让他感到十分惬意。

本田菊抿了抿嘴角。

“等我睡着你再走。”

“嗯。”

有些冰凉的手渐渐被发烧的人的体温染热,变得温热起来,却仍然带着一种凉爽。

房间中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11 海

阿尔弗雷德一觉醒来果然又活蹦乱跳了。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吵着要吃东西。弗朗西斯的笑容有些无奈。

被雨洗涤过的空气湿润清凉。少了那份夏日的酷热,天气宜人。到了下午,本田菊说想去海边,阿尔弗雷德向马修要了张床单说晚上要露宿沙滩。

本田菊的只是抿了抿唇角,那大概就是同意的回应。

因为并不是什么景点,只是一个偏僻小渔村的海边而已,除了几个嬉戏的孩子,偶尔出现的情侣或是散步的老人,一下午的时间沙滩上几乎都没什么人。

沉默着散步或是停下脚步瞭望远方,天南海北地说着有的没的或是坐在细软的沙滩上。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黄昏的阳光洒在海面,沙滩,给一切渡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晚风拂过海面泛起粼粼水光。

黑色的头发被吹乱,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去握住那柔顺的头发,滑过掌心,黑发的主人有些讶异地转头,视线相对。

沉默了半晌,只剩下静静地呼吸声,海水规律地拍打沙滩的声音以及不明意义的对视。

橙红的夕阳渐渐慢慢沉下海平面。最后一丝余辉即将散去,白皙的面颊上打上淡淡地阴影,又映上浅浅的橙红,看不真切。

阿尔弗雷德想起发烧时那只带给他安心于舒适感的凉凉的手。

凑过去吻了本田菊。

只是蜻蜓点水一般试探的吻,事实上阿尔弗雷德也没什么经验。

“呐,可以吗?”他轻声问。

微微歪了歪头,安静的少年颔首,清凉的嗓音发出“嗯”这样的回答。

并没有任何技巧的生涩的吻,好像只是想要汲取对方的温度。本田菊的唇的带着清凉,而阿尔弗雷德的却是灼热,两人的温度渐渐交融在一起,混成一种让对方安心的温热。

空气中混杂着盐的味道,深蓝的夜空中几颗星星闪着或亮或暗的光。耳边是浪花一波一波抚上沙滩的声音。

两个少年依偎着躺在沙滩上仰望星空渐渐沉睡。只是互相汲取着对方的体温与味道。



12 再会

有人说,当你梦见一个人,说明那个人想见你。

阿尔弗雷德梦到了本田菊。

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对于白天散步时的回忆。他记得在他们无数次反复在沙滩上停停走走的时候,有那么一次,本田菊弯腰捡了一个贝壳。

轻轻抛向了海洋。

“海的那边就是你出生的国家吧。”

“嗯啊,不过我都不怎么记得了。”

“贝壳……会不会随着海水到那里呢……”

“干嘛非要到那里,如果可以跟着海水走的话,不如环游世界多好。”

“也是呢。”

本田菊轻笑着应和。阿尔弗雷德将双手枕在脑后,深深向地平线眺望着。

“嗷!”额头上传来钝痛,阿尔弗雷德从睡梦中惊醒。“哇啊!!!”

在见到蹲在自己面前俯视自己的人时,由于过度惊讶啊尖叫起来。蜷缩在旁边的本田菊有些迷糊地坐起来,在看到来人时似乎一下子清醒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该我问你们俩吧。”亚瑟挑了挑粗粗的眉毛,忽然想起什么似地一把揪起阿尔弗雷德的衣领,“对了!是你偷了我的小玉吧!”

“哈?小玉是什么啊?”

“我的机车!小玉!把小玉还给我!”

偷车贼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人生有些恍惚。

小玉……

这种命名神经真的是……有够英国佬在日本的感觉了。



于是偷车贼只能带找上门的车主去拿车。

甚至因为完全被对方那像女儿被绑架了一般的气势吓到,连询问金毛绿眼的柯克兰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无名渔村的海滩都忘记了。

亚瑟一直散发着一种扎毛的气场。阿尔弗雷德有些懒散地走着,前者不停地拳脚相加催促他走快点。因为没有睡好,本田菊一直有一些梦游的感觉,虚一步实一步地走在阿尔弗雷德旁边。

在海滩和被柯克兰先生弄醒的时候还是天空刚刚转亮的清晨。很快太阳斜斜地升起,早晨并不是很热。

三个人回到了加油站。



马修正在扫地。见到回来的两人温和地笑着问早,在注意到旁边的亚瑟时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你们回来得正好,要吃早餐了。”弗朗西斯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大概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亚瑟在听到那有些慵懒的磁性声音时,身体僵住了。

随着脚步声渐渐清晰,弗朗西斯走了出来。在下一秒看到站在阿尔弗雷德身旁的人时,眼睛微微睁大了。

“你这个混蛋!”亚瑟将手中的包砸向楞在门口的人。



13 今の子供って…

那是一场恶战。

要拉开彻底炸开了毛的亚瑟真是个体力活。阿尔弗雷德有些怨念地回想着。本田菊和马修那种纸片儿样的势必拉不开人,所以拉架的活儿自然只能落在他身上。

当时那个人的绿眼睛好像一下子红了一样,冲着弗朗西斯直扑过去,朝着面颊就是一拳——虽然被弗朗西斯一个闪身就躲过了。后者很快被扑倒,两个人在地上纠缠起来。基本是亚瑟单方面在张牙舞爪,弗朗西斯一直只是巧妙地闪躲着。



现在那两个人在弗朗西斯的房间谈话……或许该说是吵架还是什么的。

阿尔弗雷德有些茫然地看了看马修,后者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田菊揉了揉眼睛,似乎还是很困。

“我去睡一会儿。”声音有些含糊,黑发少年的脚步依然像梦游一样。



……

“我还以为你这次不会回来了,都三个月了。以前每次吵完你出走,最多一个月就会回来……”

“胡子混蛋!我两个月前有打电话给你,是个女的接的,再后来干脆你就停机了!本来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混蛋了,可是过了一个多月我又很贱地跑回来,结果那房子里换了新住户,说是搬进去一个月了。然后我还不死心地跑去找房东,结果得到的就是你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走的这种答案。”

“哈?我明明留了电话和现在的地址给房东太太,告诉她如果你回来一定要转交给你……”

“哈!你是在梦里给她的吧!”

“等等……是谁告诉你那些的?房东太太本人?”

“……她女儿。”

“啊……果然……”弗朗西斯扶着额头叹了口气,“现在小孩儿真是……”

“什么啊,你少岔开话题。”

“你说的接我电话的女的,大概也是她。有一天她借我的手机用,结果说是掉到海里了。她直接买了个新的给我,我自己都不记得我本来的号码,也找不到你的号码了。”

“你想表达什么?”

“再后来有一天,她跑来说跟我告白。那小丫头……明明还是个高中生。哥哥我真是觉得百感交集。”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没几天,我表弟马修从加拿大来找我,于是就趁着机会搬走了。然后接下来了这个加油站,在这儿住了下来。”

“你是说那小丫头耍我?”

“也不算是……耍吧?现在的小孩……谁知道她们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亚瑟蹙着眉头,依旧瞪着弗朗西斯。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可没去把那小丫头,哥哥我对她那样儿的完全没兴趣。”

“哈,是吗。”

弗朗西斯的瞳色沉了下来,嘴角笑容的幅度减到最小,但仍然是微笑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回来了,没多过一天那种不安就越来越深,很烦躁。直到看到那辆机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上面有你的气息。就让那两个离家出走的小鬼留了下来……”

亚瑟哼了一声,撇撇嘴。

“我说真的,小亚瑟,你别再动不动就出走了,这种play就让它在这次结束吧。”

沉默良久,亚瑟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弗朗西斯弯起嘴角,“情趣play什么的还有很多啊,我们以后换别的。”

“你滚!”亚瑟揪住面前金发男人的马尾毫不客气地扯着。

“疼疼疼!轻点轻点!”弗朗西斯叫着。



14 帰宅

亚瑟说他已经辞去了学校的工作。因为以为和弗朗西斯之间已经完了,所以想要最后在日本各处游玩下,之后就回英国。但是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他便留在了加油站。后来弗朗西斯打电话给前房东的女儿,想要温柔地说清楚,无奈小姑娘异常执着,直接导致了一向绅士的弗朗西斯冲一女孩发了一顿小火儿。

对于有些小暴走的弗朗西斯,本田菊和阿尔弗雷德都显得有些讶异,马修不置可否地叹了口气,而亚瑟挑了挑眉毛,嘴角噙着笑意。



在亚瑟的劝说下,两个离家出走的少年决定回家了。据说本田菊的妈妈开始像是疯了一样天天往学校跑,还嚷嚷着要找什么勾引自己儿子的贱女人。经过警察的介入,她老实了很多,却还是经常跑到学校,不知是示威还是故意惹人嫌,在校门前像幽灵一样晃悠。已经给学校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如果要离开,至少解决好一切事情再走,你们也不小了。”

亚瑟是这么说的。于是两人决定回去看看再做打算。



巴士在公路上颠簸着,阿尔弗雷德在晃晃悠悠的车上,脑袋很快和巴士同步的晃动了起来,浅浅地睡着了。

回到熟悉的街道后,在本田菊的要求下,阿尔弗雷德同意自己先回住处。本田菊将自己的东西也都交给了他,两手空空地向自家走去。

已经是晚上了,本田菊沉默着站在熟悉的门前不知多久,拿着钥匙的手轻微地颤抖着,终于将钥匙插进了门锁中。咔哒一声轻响,本田菊深吸了一口气走进门去。

“菊?”颤抖的女声。

“是菊吗?!”声音有些尖利。

头发蓬乱的女人从卧室冲了出来。在看到站立在玄关一动不动的人时,她情绪激动地冲过来一把抱住瘦削的黑发少年。颤抖的手抚上本田菊的面颊,头发,后者依旧没什么表情。

“妈妈……”

刚刚开口就被打断。

“你这孩子跑到哪里去了!”女人忽然厉声叫道,转而又像忽然崩溃了一般,哭泣着说,“你不爱妈妈了是不是……好过分……小菊好过分啊,妈妈明明只有你了……”

本田菊皱起了眉头。

有些烦人的啜泣声蓦地停止了,蓬乱的头猛地抬了起来,“啊,干脆一起死掉好了。小菊,你会陪着妈妈的对吧?!”

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小刀,女人举着刀像本田菊刺了过来。下意识地向后躲,少年冲出门向楼下跑去,女人拿着刀在后面追赶着。

“小菊!小菊!”

尖利的女声在后面嘶声力竭地叫着。

本田菊跑过马路,身后猛地传来急刹车的声音。叫声戛然而止。有些颤抖地回过头,在明亮到有些刺眼的车灯下,柏油马路上血迹斑斑。



15 向北

丧事办得非常简单,或者可以说是没有办。那个人车祸之后是当场死亡的。因为从来没见过除了母亲以外的任何亲人,所以所谓的丧事,只是火葬了之后守了几天灵位而已。到昨天,守灵已经结束了。

其实并没有很觉得很伤心。但是一闭上眼就会想到车祸的现场,人死时的样子是那么丑陋而脆弱,每每想到那个场景,本田菊就会不自觉地颤抖。

然后有人就会握住他的手……只有那份温暖能让他镇静下来。

阿尔弗雷德一直陪在他身边。



天气依然很炎热。正午时那种蒸热到极限的感觉让人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像是幻觉一般。不过在过了最热的时间段之后,人还是愿意出去散散步的。乡下地方的树很多,所以很适合散步。

蝉鸣已然成了某种背景音一样的东西,在听惯了之后甚至会忽略它,直到不知何时再次发觉,又会去想“啊,什么啊,那些蝉还在啊”之类的。

本田菊和阿尔弗雷德在一棵大树下乘凉。黑发少年总是那么安静,而阿尔弗雷德对那种恬然几乎已经产生了依恋。只是感觉到那种气息就在身边,他就会觉得无比惬意。

身旁忽然传来轻笑声。

“怎么了?”

本田菊笑着指向对面街道。

“那只狗。”

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阿尔弗雷德也噗地笑出声。

一家住户的门前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狗。大概是因为太热了,那狗把身体放平紧紧地贴在地面上趴着,连下巴都贴着地面。耷拉着耳朵,垂着眼角,感觉就像是闹别扭的孩子,又或许只是纯粹地热蔫儿了。那样子看起来十分好笑。

“呐,我们果然还是去哪里吧。”

“好啊。”

“你想去哪儿?”

“北边吧。”

“也是呢,现在这么热。”

“嗯。”

“以后赚够了钱,我们去趟美国吧!”

“嗯。”

“然后还要环游世界!”

“嗯。”

“对了,有机会还要再去看看弗朗西斯他们!”

“嗯。”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嗯。”

夏风像是一股股小小的热浪,轻轻拂过晃动树叶,地上的树影也随之轻轻晃动。天空蓝的有些发白,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蓝,大概是记忆中的那片海。



—Fin—



抱歉这篇文俺拖了好久TTOTT



大概会被说是甜文,但是其实俺的初衷也不是写甜文?嘛所以说它不填也不虐,如果各位有感觉到有一点点难受但是又觉得开心,那俺的目的就达到了(喂



总之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了XD



以上=3=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文风调查游戏 HOME 西饼嗷嗷嗷!!!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