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本田菊把那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称作“那件事”。在“那件事”之后,莫拉尔人一家和他像普通的老朋友一样,不时会聚一聚吃吃饭聊聊天什么的。另一方面,他继续着他的学业,而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只能用尴尬来形容。他没有再和那个人独处过——应该说是他逃避了一切可以独处的机会,而因为自己的气息已经被消掉了,所以对方也无法再用什么瞬移的方法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转眼进入四月,一连几日持续着晴天,温暖而不燥热,本田菊非常喜欢现在的天气。他习惯于休日在家里待着,今天也是一样,窝在床上在网路上四处转着。床边的婴儿床里熟睡着一个婴孩,均匀的呼吸声与轻微的键盘声构成安静的午后。

  叮咚——

  门铃声打破了安静。穿上拖鞋走到玄关去开门,看到来客后本田菊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将来客们让进房间。

  “啊,请进。”

  “抱歉没打招呼就过来,那个红酒混蛋说这样比较有惊喜效果。”亚瑟微笑着解释。

  “其实是我忽然很想吃火锅,所以就说来找你一起。”马修将手里的袋子提高一些示意,温柔地笑着。本田菊以微笑回应,注意到每个人手里都提着装满各种食材的袋子,便接过统统放到起居室的桌上。

  “先来做点甜点怎么样,不介意哥哥我借用下厨房吧。”

  “啊啊,当然,我也来帮……”

  “唔哇哇哇……”小孩的哭声盖过了本田菊的声音,后者脸色一变快步走回卧室。哭声停止后,抱着孩子的本田菊走出来。

  “……”阿尔弗雷德声音僵硬起来,“菊……这、这、这是你的孩子?”

  “……怎么可能。是邻居家的,拜托我照看两天而已。”

  “我记得隔壁住的是两个男人吧?”亚瑟提出疑问。

  “啊……基尔先生和罗德先生是一对恋人,几个月前他们从福利设施认领的这孩子。”

  “欸……”马修略显惊讶。

  “哦哦,这个不错啊。什么时候回到阿曼星球的话,我们也认领一个好了,小亚瑟。”

  “谁要和你认领孩子啊混蛋!”亚瑟踩上坐在身旁的弗朗西斯的脚。

  “让我抱抱!”阿尔弗雷德小跑过去伸开双臂。

  “唔,八个月大的孩子是最认生的,你抱的话可能会哭得很厉害诶。”本田菊说着,还是把孩子放到阿尔弗雷德怀中。然后就像预言一样灵验,哭声马上响起。后者像接了个炸弹一样又慌忙把孩子还给本田菊。

  由于那反应很好笑,黑色短发的青年不禁笑出声来。“好了好了,佑介君,不要哭了哦。”拍拍婴儿的背哄着孩子,哭声逐渐小了下去。

  “我……我可以试试吗……”马修站起来。

  “啊啊,当然。”走过去把孩子递给马修,这次意外的没有哭声,婴儿反而咯咯笑起来。胖乎乎的小手揪住马修头上一撮翘起来的卷毛。

  “疼!”

  “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差别对待!”阿尔弗雷德气愤地抗议着。

  亚瑟一脸嘲笑,“是你长得太吓人了吧,我来试试!”伸手去接孩子,然而后者赖在马修怀里不肯下去,反而抓上亚瑟的脸,一阵乱抓之后后者阵败,损失大概是几根可怜的眉毛。

  “哈哈哈你长得更吓人你的眉毛最吓人!”刚刚还一脸气愤的人瞬间幸灾乐祸起来。

  “你说啥!这个混蛋!”

  在马修怀里的婴儿看到混乱的场面笑得更厉害了,刚刚还安静的房间瞬时变得热闹起来。

  “那么,哥哥我去做小蛋糕吧。”

  “啊,我来帮忙。”本田菊跟上弗朗西斯。

  

  

  甜点是按人头数做的小蛋糕,弗朗西斯和本田菊突发奇想地在上面画上了每个人的脸,后来因为亚瑟的那个被弗朗西斯突出画了眉毛,当事人又差点发飙。本田菊在画阿尔弗雷德的时候,准确的来说在画那蔚蓝色的眼睛的时候迟迟下不去手,他总觉得会被那蓝色吞噬殆尽。在他们做蛋糕的期间,阿尔弗雷德与亚瑟也很快就与佑介打成了一片,明明八个月大的孩子应该是非常认生的,本田菊觉得很不可思议。

  虽然在四月吃火锅有点奇怪,也确实吃了一身汗,但还是吃得很开心。亚瑟好像很中意清酒,虽然本田菊觉得他没喝多少,但是从结果上来说他还是醉了。现在弗朗西斯正在本田菊的房间里努力让亚瑟安生下来。房间里不是传出咚咚的声音,虽然有点担心,但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和马修都表示没关系不用管他们,本田菊便没再说什么。

  收拾着碗筷搬到厨房准备洗涮,背后传来很有精神的声音。

  “菊,我来帮你。”

  身体一僵,本田菊随后转身微笑,“好啊,谢谢。那你把这些都洗了吧。我想起来要买些东西,马修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啊,嗯,当然。”把已经睡着的婴儿轻轻放到沙发上,马修站起身。

  “等……”

  “那么,拜托你洗碗还有照看佑介了。”本田菊打断阿尔弗雷德,将沾满水的手在围裙上擦干后解开围裙挂好,向玄关走去。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古旧的公寓的楼梯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哇!”

  本田菊刚刚走到楼下,二楼就飞出一个罐子从他眼前唰地一声过去,那是从他卧室的窗户飞出来的。

  “啊,菊你没事吧?”马修慌忙跑过来,转头看到亮着灯的房间,顿时更加紧张起来,“对、对不起,那个人一喝醉就乱来,谁都拦不……”

  “我没事。”本田菊拍拍马修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忽然想起什么来地开口,“说、说起来,我记得阿尔以前和我说过……弗朗西斯他、他本来不是莫拉尔人?”

  “……嗯。”有着柔软金发的男孩点头。

  “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他们俩——我是说,亚瑟和弗朗西斯是怎么回事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很长哦。我们不是还要去买东西吗?”

  “不用了,没什么要买的。不过我们去那边的公园散散步好了。”

  “好啊,那边走边说吧。”马修微笑,两人并肩走在寂静的住宅街上。

  

  

  起

  在来到地球最开始的几十年里,他们确实觉得一切都很新鲜,然后再过了两三百年之后,也确实觉得很腻味了。然而阿曼星球的这次大战,很有可能持续上千年。更关键的是,他们来时乘坐的飞船在最开始降落的时候已经坏掉了,所以可以说是困在了地球上。不过他们本身并不讨厌地球,而且漫长的生命不论在哪里生活都是会厌烦的。有那么一天,马修忽然提议换个地方住,他们便搬到了法兰西的一个村落——克勒西村南面的克勒西大森林里。对于可以用瞬移将整个家移到任何地方的他们来说,搬个家并不废多少事。

  

  1346年的八月末,克勒西一战——那场打晕了法兰西,灌醉了英格兰的战役过后,战场上一片萧索。

  

  “你捡个半死不活的人回来干嘛啊。”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咋舌。

  “他倒在小溪边了,还有气息就有希望活过来,我要救他!”马修难得地大声说着。

  “好了好了,先把他放到床上躺着。救活了再让他走就行了。”亚瑟简短地说出决定。

  

  在莫拉尔人的照料下,受了重伤的男人很快好了起来,只是腿上的伤导致他走路还有些跛。虽然最开始被血污和泥土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但是在清洗干净后,那头蓬松的金色卷发,以及他醒后睁开的那双泛着些许紫的蓝色眼睛,还有开口说自己叫弗朗西斯的时候那鼓动耳膜的声音,都让亚瑟非常不爽——这个人这个样子竟然还有脸说自己是骑士,不如去做小白脸算了。

  由于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出去了,那天的午餐时间餐桌上只有房子的主人和还在养伤的客人。

  “你是……英格兰人?”弗朗西斯戳着盘子里不成形的食物问道。

  “你啥意思?!”亚瑟皱起眉头。

  “哦,看来我猜对了?”弗朗西斯摆出一副真是无奈啊的表情,“能把东西做成这种味道搞成这种颜色弄成这种样子的——大概也就只有那些英格兰人了。”

  “混蛋!”亚瑟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反正你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现在马上就滚蛋吧!”手指指向大门,外出的另外两人正好出现在门口。

  “可以。不过请允许我做一顿饭来表示我对马修的感谢。”弗朗西斯微笑却散发着迫人气场地站起来回瞪回去。

  “……欸?”马修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睛。

  很快几盘看起来很诱人的料理便端上了桌,亚瑟抱胸坐着不说一句话,马修非常高兴地吃了起来。阿尔弗雷德更是不客气地直接从马修面前抢了一盘狼吞虎咽起来。

  “那就这样了,非常感谢近日来的照顾,我告辞……唔?”

  阿尔弗雷德抱住弗朗西斯的胳膊,眼神闪闪发光。“别走!留下来做饭!做饭!”

  “欸?为什么要走?”马修放下刀叉。

  弗朗西斯歪歪头表示无奈,阿尔弗雷德抱着他的手臂加重了力道,“不许走!亚瑟那家伙做的饭简直令人发指!虽然可以很久不吃饭但是还是会想吃好吃的东西啊!”

  “你说很久不吃……”弗朗西斯重复让他疑惑的话,却被一声怒吼打断。

  “混蛋!你们两个混蛋!我走行了吧!”亚瑟气冲冲地走出去,几秒后嘭的一声重重关门声传来。

  

  

  承

  “真他妈的见鬼……”亚瑟抓抓湿淋淋的金发,一屁股坐到大块的岩石上,单手撑着下巴想着自己是怎么变成这副样子的。

  被弗朗西斯那个混蛋讽刺做饭难吃——虽然他知道确实不怎么好吃,但是也没难吃到那种地步吧?这是他的雷点,踩者必遭劈!

  结果阿尔弗雷德那个该死的小混蛋竟然还说他做的饭令人发指,干!

  于是他就出来了。

  走着走着,一不注意就摔到了小瀑布里。

  多么简单的直线型进展!法克!

  虽然可以马上就把自己弄干,但是因为觉得麻烦所以并没有那么做,只是坐在那里,不知不觉发起呆来,然后渐渐就要沉入梦乡。

  “喂。”有人推了推他的肩膀。睁眼看到了目前最不想见到的家伙,马上火气就起来了,“你来干嘛!”

  “天快黑了,回去吧。”弗朗西斯伸出手。

  看看对方伸出的手,亚瑟沉默着没有动作。

  “怎么,受伤了?啊,这不是湿透了吗,快点回去弄干了!”弗朗西斯抓起亚瑟的手腕,后者却纹丝不动,“所以说你是受伤了吗?我背你,快点起来。”

  听到最后的话,亚瑟挑起一边的眉毛,“你背我?”

  “嗯,不快点弄干会生病的吧,动作快点。”背对过亚瑟蹲下,示意后者趴到自己背上。

  干脆的趴上去,然后故意加重力道向下压着,虽然脚步有些破,但是弗朗西斯还是稳当地走了起来。明明看起来像个小白脸,却意外的挺有力气。亚瑟继续加重力道,不久他感觉到背着自己的脊背有些颤抖。

  “我说,你怎么好像越来越重了。”

  “是你自己力气太小吧。”亚瑟提起一边嘴角坏笑,接着继续加重力道。然后弗朗西斯终于如他所愿的支持不住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个人是单膝跪到地上前倾身体,而被他背着的自己依然稳稳地趴在那温暖的背上丝毫没有磕到。

  “抱歉,我去叫阿尔他们一起来接你好了。”弗朗西斯的声音传来。

  “……喂,你腿还没好吧,这样把膝盖磕到地上不好吧?”亚瑟慌忙从弗朗西斯背上下来。后者也随后站起来转身面对亚瑟。

  “不那样的话就会摔到你吧。”

  “……”亚瑟稍稍皱眉。

  “那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找阿尔他们,很快回来。”

  “不要了,我只是脚崴到了而已,还可以走。”

  弗朗西斯轻叹口气,“还是我背你吧。不过如果不行的时候你要快点下来,下次说不定就会摔到了。”

  “我都说可以走了……哇!”亚瑟的话被弗朗西斯直接将他扛到背上的动作打断了,下意识的将双手环紧在后者脖子上,用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又因为几秒的空白所造成的安静气氛而无法开口。

  “欸,现在怎么这么轻了。”弗朗西斯打破了沉默。

  “……”亚瑟将脸埋到金色长发的男人肩上,闷闷的声音传出,“我不是英格兰人。”

  “哈?”

  “但是我把那里当成在这儿的祖国。”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够理解,“虽然法兰西和英格兰现在不和……”

  “国家是国家,个人是个人。不论是哪里,都有可恨也有可爱的人——我是这么想的。所以什么所谓民族仇恨在我看来都很莫名其妙。不过我是骑士,所以如果英格兰的军队来了,我还是会战斗下去。”

  “……”

  “不过英格兰的饭真的太糟糕了。”

  “干!不许说这个!”

  

  转

  阿尔弗雷德似乎非常中意弗朗西斯做的饭,包括亚瑟在尝过之后也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尽管他死不承认很好吃。在捡了弗朗西斯回来之后,马修似乎每天都很开心,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弗朗西斯没有怀疑过他们的身份,而对于弗朗西斯的事他们也没有过多询问,只是每天安静开心地过着。很快一个多月过去了,天气逐渐转凉。

  “再买些土豆吧。”弗朗西斯和马修在集市买着食材。很快两人都提了一大堆东西,开始准备回到森林。一路侃着些有的没的,不时笑出声来,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跟在身后的一个黑影。

  

  “就是这里!我看着他们进去的!”男人的喊声从外面传来。

  围坐在餐桌上吃着晚餐的四人纷纷放下手中的刀叉汤匙。出门后看到的情形让他们觉得十分莫名。一群举着火把的人拿着武器的人围在门前。

  “那个金色脑袋的家伙,我在英格兰见过!”站在人群中间的男人指了过来。

  “四个都是金色脑袋啊……”旁边有人小声议论。

  “总之他们是英格兰人!”

  “杀了他们!”人群瞬间嘈杂起来,然后一支箭就那么不意地射了出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箭已经深深插进了弗朗西斯的左肩,被挡在身后的亚瑟惊讶地睁大眼睛。

  “上啊!”更多的箭射了过来,还有石子,土块,甚至有人掷出了斧头。

  “你们……这群疯狗。”亚瑟从弗朗西斯身后走出来,金色的头发逐渐变长,飘散在空中,然后那头发慢慢变成了翠绿色,和他现在正熠熠发光的翠绿色眸子一样的颜色。狂风在他四周卷起,把所有向他攻击过来的武器全部卷进其中,然后在用强劲的力道刮回去。与此同时,另一部分人向阿尔弗雷德和马修攻击了过去。

  “怪、怪物啊!!!”

  “啊啊啊!”

  “不要怕!杀了他们!”

  各种叫喊声混杂在一起。然而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全部安静了下来。并没有杀掉,哦不,或许飞过去的斧头啊箭什么的会砍死几个人,不过那无所谓——本来就是全部都杀掉也没什么的。亚瑟这么想着,转头去寻找刚刚为自己挡了一箭的人。

  

  

  不在。

  

  

  到处都没有那个人。

  

  

  

  折

  人群的激斗转向以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为中心,亚瑟无声息地退出圈子,依旧找不到弗朗西斯。用气息去找——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但是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那个人的气息。没有多想地开始在林子里跑起来,使用瞬移来快速搜索着目标。

  

  皎洁地月光洒在森林里,瀑布哗哗地倾斜而下,崖上的急湍与谷底的缓流,无一例外地反射着银色的光辉。而在谷顶,几个人影在搏斗着。

  被人用麻袋套住头拖到了这里,开始被单方面的殴打。当弗朗西斯把麻袋撕破之后,他开始站起来反击。对手有五个男人,虽然中了一箭又被打了半天,他还是有效地反击着。踢倒了第四个人,只剩下一个对手,那男人竟然在瑟缩。对视了几秒后,后者忽然大叫一声冲了上来,而弗朗西斯也摆起架势——

  “唔!”

  从地上爬起的黑影抡起手中的木棒向那金色卷发的脑袋打了下去,后者应声倒地。倒在地上的男人们呻吟着爬了起来,月光下几个黑影把另一个黑影扔下了谷底。

  

  “喂!你还活着吗!”

  当亚瑟看到倒在地上的人影时,那情形让他联想到尸体——胃里泛起强烈的恶心,他疯狂地摇晃着一动不动的人。

  对于莫拉尔人来说,判断人活还是死的方法就是感觉气息,而亚瑟感觉不到眼前的人气息,明明感觉不到——却在摇晃了不知多久的时候,那个人慢慢半睁开了眼睛。停止动作,亚瑟盯着弗朗西斯,后者艰难地抬起手握住一绺凌乱散着地翠绿长发。

  “翠绿色……是我见过最美的颜色。”

  依然感觉不到气息,明明他醒着,明明他就近在眼前。之后弗朗西斯的手垂下去,蓝紫色的眼睛也彻底合上,无论亚瑟再怎么叫也没再睁开过。这一切的一切发生着,但是莫拉尔人始终没有感觉到那个人的气息。

  他感到怀里的人的身体慢慢失去温度,不知道就那样呆了多久。直到一个散着瀑布般的黑色直发的高个男人出现在他面前,那美貌明显不属于地球人。

  “我或许可以救活他。但是失败的话或许你也会死,我也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因为我从没试过。”男人这样说着,“你要选择怎样做呢,莫拉尔人。”

  亚瑟感觉不到面前人的气息,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更重要的是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眼瞳一样颜色的长发渐渐变短,又恢复成柔和的金色。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是我使你没赶上来救他。”

  亚瑟瞬间警惕起来,皱紧眉头。

  “由于长久以来隐蔽自己的气息,我已经忘记如何停止了。因为我在这里,所以干扰到你感觉气息的能力。但是我不会道歉,因为这是我生存的方式。”男人的微笑仿佛能溶解一切猜疑让人完全信任他,“比起这个,如果要救他的话最好快点。不过我不保证会有什么后果。”

  “最差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我们一起死吧。”

  

  

  合

  天空渐渐出现红色的朝霞。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在修理完那些“疯狗”后随便地把他们扔出了森林,然后发现亚瑟和弗朗西斯不见了。他们感觉不到两人的气息,不知所措地楞站了一会儿。在马修紧张地磕巴着提出先在林子里找一找的时候,又忽然感觉到了强烈的气息——不知是属于什么的,总之只给人以强烈无比这个印象的气息。

  他们瞬间移动到气息所在处,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吃惊地僵住。亚瑟和弗朗西斯并排躺在草地上,由于感觉不到气息,就像两具尸体。两根透明的管子将两人的手腕连在一起,管子里充斥着猩红的血液,流向正好相反。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蹲在一边将双手附在两人额头上。

  阿尔弗雷德首先回过神来冲了过去,却在还没靠近两人前就被不知什么东西弹了回去——强力地弹了回去,让他良久动弹不得。

  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亚瑟的头发慢慢变成翠绿色——却没有变长,接着是弗朗西斯金色的长发瞬间变成了蓝紫色,就像他的眼瞳一样。而这是莫拉尔人的特征。在亚瑟的头发重新变成金色的同时,他睁开了眼睛。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跑了过去,这次没有了透明的屏障。阿尔弗雷德想要上前揍那陌生的男人,被亚瑟阻止。本来很强大的莫拉尔人,现在站起来的样子显得很虚弱。

  “目前看来,你们俩都活了下来。但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之类的我就不知道了。”黑发男人微笑。

  “我……要怎么谢你?”亚瑟的嘴唇没有血色。

  “……是呢。”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如果以后,你见到被围捕追杀的卡维人,请帮助他们……这样就好。”男人的瞳孔由纯金色变成漆黑,接着瞬间消失。带起的一阵风卷起亚瑟的衣摆。

  三个莫拉尔人感到自己又能感觉到气息了。然后他们为接下来感觉到的气息惊诧不已——那是微弱的,另一个莫拉尔人的气息。

  

  

  无终

  经历了“疯狗”事件,他们自然不能再留在克勒西大森林,于是他们搬到了罗马,住了太久的森林,想要换换心情便想先在城市里住一阵。

  从结果上来说,亚瑟的战斗力明显下降了很多,而弗朗西斯就那样变成了莫拉尔人,虽然气息感觉有些奇怪,但那毫无疑问是属于莫拉尔人的气息。最开始的几十年,弗朗西斯的头发一直是蓝紫色,他始终没法做到改变自己的基因表现型使头发变成金色或者别的,属于地球人的发色。所以他几乎不怎么出门,要么就是把自己裹得像个毁容了的女人似地才出门。

  亚瑟一直不爽那头蓝紫色的长发,提议弗朗西斯干脆剃成光头算了。两人没少为这事斗嘴,阿尔弗雷德和马修都为那夫妻吵架式的斗嘴感到无奈。直到有一天早上,弗朗西斯顶着半个光头,亚瑟少了一边的眉毛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们才彻底领悟到什么叫做吐槽无力。

  就那么过了几十年,搬了几次家,具体是多少年他们都不记得了,总之就是有那么一年的那么一天,弗朗西斯的头发忽然又变回了金色。

  最初他们还担心这是不是代表弗朗西斯又会开始衰老死亡或是怎样。但是接着又那么一起活过几百年的时光,那个担心显然也不复存在了。

  漫长生命里的厮守,过去没有终结,现在依旧存在,将来——至少还有很长的时间,也仍然会持续下去。

  

  

  

  

  马修和本田菊走在回公寓的路上,沉默围绕着两人。而造成沉默的是本田菊——马修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他只是面无表情地低着头走着路。

  沉默的青年又想起娜塔莎对他说过的话,努力不把悲伤表现出来。克制不住地记忆如泉水般涌出,四处叫嚣着想要冲散他的心房。

  我知道该怎样做——

  他在心里呐喊。

  

  思绪被打开门后看到的滑稽情景彻底打断。阿尔弗雷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看向进门的两人。白色的T恤上染上黄色的尿渍,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而罪魁祸首的婴儿,正用两只小手紧紧扯着阿尔弗雷德蓬松的金发。

  三个男人开始为一个婴儿忙碌起来,而另一边的卧室里,留着精心修剪过的胡子的男人正在阻止已经脱掉了上衣的粗眉毛青年从窗户跳下去。

  深夜的住宅街,本田家公寓的热闹打破了那死气沉沉的寂静。

  



  —仏英番外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沙尘暴要把俺刮成犀利哥了= = HOME 一些书目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