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6
  
  对,就像阿尔弗雷德说的,他的脑袋一定被门挤了。竟然会有一瞬间真的想要丢下父母,丢下朋友,丢下学业,丢下外面的一切留在那片山林里,晚上听着狼嚎熊吼野猪叫什么的,过着没有电脑电视完全和22世纪脱离关系的生活……好吧,唯一吸引他的大概就只有,那些宇宙人的各种各样奇怪的故事?可是故事的话,如今如此丰富的文化市场应该满足他是绰绰有余的。或者这就是“明知是虚构的前提下”和“那是不可思议的事实”的区别?
  
  不不,他不认为单单这种理由就能让他想要永远留下。
  
  为什么会产生那种想法?即使只是一瞬间,那种想法也不该存在。
  
  不可原谅。
  
  本田菊咬下一口吐司,狠狠地咀嚼着。
  
  “唔……菊你怎么了阿鲁?”王耀歪头仔细看着本田菊,仿佛要从他的表情上找出什么线索似的。
  
  而坐在对面吃早餐的人,双眼瞪着桌面却明显地没有看进去任何东西,只是在出神地想着什么。
  
  
  
  
  
  习惯真的是很微妙的东西。
  
  虽然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恢复22世纪普通的便利生活——不过意外的他当时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地就习惯了丛林生活,对此本田菊做出的解释是当时自己一下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导致反应迟钝,但是仅仅不到一星期,他就完全回归了一如既往的平凡生活。
  
  仿佛关于莫拉尔人的经历仅仅只是一场恍惚的梦——如果不是手臂上仍有几个可以看得出来的针眼,他真的几乎要怀疑那是一场梦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回到了宿舍,或许是因为自己自作多情了——当他握着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他竟然会以为那个人喜欢自己。
  
  然后就被驱逐了回来?
  
  他忽然觉得很好笑。
  
  看了眼手表,本田菊将几本书和笔记本放入书包背好,站起身而使椅子移动发出声响。
  
  “耀君,我去上选修课。”
  
  “晚上一起吃饭阿鲁。”
  
  “嗯。”
  
  即使就当作是一场梦也没什么,现在梦醒了而已,本田菊如此想到。
  
  
  
  

  两年后。
  
  
  
  



  “啊!”本田菊懊恼地敲了下自己的头,“又死掉了。”
  
  晚上的宿舍非常安静,本田菊一个人躺在床上玩着游戏机。那是个很白痴的游戏,他是这么认为的。叫做什么“蹦蹦跳跳躲避小人”,只需要操纵上下左右键躲避障碍就好,据说是个学生制作的。虽然规则很白痴,但很难操作。作者故意让它有延时,而且按久了会加速,很多障碍也设置的非常出人意料。他通过第一关的时候那个小人死了700多次。
  
  他觉得有些口渴,坐起来穿上鞋准备找些水喝——
  
  嘭。
  
  类似轻微的爆炸声。随之出现的是——戴着眼镜的阿尔弗雷德。
  
  本田菊一个踉跄又跌坐回床上。
  
  “菊!”阿尔弗雷德向床上的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你……”本田菊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咚咚咚地敲门声响起。
  
  ……查房?
  
  “你、你、你快点先变成猫或者狗什么的!”本田菊站起身对着门外回话,“请、请稍等!”
  
  快步走到门前,听到又一声轻微声响后才放心打开了门,却因为下一秒转头所看到的情形而后悔不已。
  
  一只毛色是纯蓝的猫站在一堆衣服上,猫的面前还掉着一副银框眼镜。
  
  “我的钥匙丢了……菊,你挡住路了。”温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一只温暖的手搭上本田菊的肩膀。
  
  “啊啊,抱歉,耀君。”下意识地低头让开。
  
  “那是什么阿鲁?”
  
  “我、我捡的猫。”
  
  “怎么这种颜色啊,好奇怪阿鲁。”王耀转头,本田菊本来还在努力思考怎样含糊说辞的脑细胞们,在看到舍友正脸的时候,全部都干脆地丢弃了原本的任务。
  
  “耀、耀君?你脸怎么了?”
  
  王耀的脸上有几块淤青和带血的摩擦伤,本田菊注意到舍友的衣服上开了很多口子。
  
  “啊,从楼梯上摔下去了。”王耀笑着轻描淡写。
  
  本田菊快步走过去拉起王耀的胳膊向外走去,“不处理一下怎么行,我们去校医院。”
  
  “不用了阿鲁,没关系……”
  
  “啊!”突如其来的触感下了本田菊一跳,有什么东西扒住了他的小腿,转头向下看去,蓝色的猫正用两只前腿扒着他,一对蓝色的眼睛正盯着他。
  
  甩甩腿把猫轻轻甩下去,“你、你在这儿待着别动,我很快就回来了。”
  
  在关上门的时候,本田菊用钥匙在门外反锁上了木制大门。为什么会这样做,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发觉的时候已经拿出钥匙反向转动门锁了。
  
  
  
  
  
  
  
  07
  
  到了校医院检查才知道王耀的身体上也有多出淤青,虽然很奇怪为什么从楼梯上摔下去会伤成这样,本田菊还是没有开口多问。
  
  尽管王耀一直说自己没事,还是被医生强制留下观察一晚上了。本田菊站在黄色的木制门前,转动钥匙的手几乎有些颤抖。他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再次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代表什么。
  
  钥匙转到最后一圈,深呼吸后推开门,却为房间内的寂静而感到些许奇怪。
  
  环视不大的房间一周,没有发现人影或是猫影还是蝙蝠影什么的,“阿尔……弗雷德?”本田菊试着叫了一声。然而当他看到原本在地上乱作一团衣物此时都不见了的时候,他放弃了继续寻找。
  
  他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轻轻关上门。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喝上水,从书桌下的箱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后盖上盖子随手放到书桌上。
  
  “还差一点就找到电报机了,然后就可以求援了……”本田菊自言自语地说着游戏的进展,想到快要接近阶段性胜利的时候,他笑着走到床边,从枕头上拿起游戏机准备继续通关。自然而然地坐到床上,却觉得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把游戏机扔到一旁柔软的床上,本田菊站起身查看自己坐的地方。
  
  在淡色床单上的是一副有些破损银框眼镜。本田菊稍稍皱了皱眉头,想起了眼镜的来历后一把抓起它左转砸向对面的墙壁。如同忽然爆发的歇斯底里病人。
  
  “混蛋!可恶!谢特法克干!”本田菊的胸膛激烈地起伏着,喘着粗气进行着深呼吸。
  
  他盯着砸到墙上后又滑下来摔在地上而彻底碎掉的眼镜。呼吸慢慢平稳下来,他像失神了般慢慢走向墙边,从衣袋中掏出一条手帕铺到左手上,蹲下来用右手将残骸一片一片拾进去。
  
  有什么液体从眼角滑落,本田菊用手抹去,仿佛没有任何东西流下来过。
  
  用力握紧左手,包裹在手帕中的碎片穿透手帕划破柔软的掌心与纤细的手指,留下丝丝猩红,本田菊没有任何表情地发着呆。
  
  
  
  
  
  没有任何改变的日常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王耀就回到宿舍了。脸上的淤青基本都消去了,本田菊非常奇怪他为什么恢复地这么快,王耀只是笑着回答说本来就是他大惊小怪了。王耀没有询问那只奇怪的蓝毛猫的事,本田菊也就没有再说谎解释的必要了。或许是王耀忘记了,也或许是他根本懒得管。
  
  由于两人当日都没有课,王耀便提议去主题公园玩一通然后去吃拉面。
  
  那是个以冒险为主题的公园,两人在里面耗了一天,再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畅快地出了一身汗使得本田菊心情愉悦起来。
  
  两人去常去的拉面店吃完拉面后,王耀忽然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电车规律地晃动把本田菊带进了假寐状态。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王耀告诉他马上就要到站了。
  
  ——西馬込。安静的住宅街。
  
  王耀带他去的是一间木结构二层建筑的公寓——很普通那种。但是本田菊喜欢这种安静的公寓,尤其是洗澡的地方有很大窗户可以看到夜空,他非常喜欢那点。
  
  “耀君,这是要做什么?”本田菊一头雾水地询问带他看房间的人。
  
  “嗯,我们一起搬到这里住吧?”
  
  “欸?”
  
  “我想和菊在一起。”
  
  本田菊由于太过讶异而说不出一句字。
  
  
 08
  
  东京的冬天总是少雪的,从12月以来似乎连雨都没怎么下过。但是即使如此,本田菊还是为寒冷的天气感到头痛。因为怕冷,他把自己裹得像一个卷满了衣物的木棒,围着厚厚的米色围巾只露出双眼,戴着毛线手套的手里提着便利店的袋子,本田菊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现在住在西馬込的一间公寓里——和王耀一起。
  
  半年前,王耀第一次带他来看公寓的时候说他想和自己在一起。当时的状态是完全僵住了,他的大脑在飞速运转,那是告白吗?也就是说耀君喜欢自己——恋人的那种爱?虽然即使真的和他成为恋人大概也不会觉得讨厌,但怎么说……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事。就在他犹豫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王耀一脸悲怆地看着他。
  
  “菊,来住嘛。”
  
  “?”气氛的忽然转变让本田菊不明所以。
  
  “我超喜欢那个有大窗户的浴室阿鲁。你看这个公寓有两间房,正好我们一人一间阿鲁。你以前不是也说过学校的宿舍不方便吗?你来陪我一起住,免收你房租阿鲁哟。”
  
  ……原来是一个人住怕寂寞?他在内心为自己总是草木皆兵的性格叹息,不过刚刚王耀那种认真的表情真的很少见——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之后在他的坚持下,房租与水电都是两人分摊,最终从结果上来说,就是两人从宿舍搬到了公寓——可以说一切都没什么变化。
  
  
  
  本田菊脱下黑色风衣,换上厚毛巾布睡衣。总算回到了通着暖气的房间,他松了口气。把掌上电脑从桌上拿起,上半身靠坐在床头曲起膝盖,把电脑放到膝盖上打开。
  
  查找着要写报告所需要的材料,他在网路上四处转着。通过别的站点链接到另一站点后,嘈杂的音乐突然扩音器里传出,吓了他一跳。震耳欲聋的感觉非常难受,他迅速把网页关掉。
  
  “菊!终于找到你了!”
  
  反射性的抬起头,顶着一头蓬乱金发,蔚蓝色的眼睛在镜片后似乎闪闪发光的人映入眼帘。
  
  啪——
  
  电脑从膝盖上滑落,但在落地前被一只手稳稳接住,发出啪地一声轻响。阿尔弗雷德把电脑递到本田菊面前,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弧度,“给,小心点啊。”
  
  粗鲁地把电脑夺过来扔到床上,本田菊站起来,阿尔弗雷德从床沿边被挤得退后几步。
  
  “你想怎样?”他为自己的扑克脸感到庆幸,尽管内心十分动摇,他依然能够冷静地挤出几个字,“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又消失,你到底想怎样。”
  
  “唔……菊,你必须要听我解释……”  
  
  “什么?”本田菊微微皱眉。
  
  “两年半前你离开之后,我想找你可是怎么都感觉不到你的气息了,不,其实是能感觉到很微弱的气息判断你还活着,但是无法根据气息找到你的具体位置。那之后我一直都感觉不到你的位置,半年前忽然有一天晚上能感觉到你,我就立刻瞬移了过去。但是你和那个长头发的人出去之后,我从猫变回来换好衣服,准备戴眼镜的时候忽然就瞬移到了不知道是哪里的海边,之后就又感觉不到你了。刚刚我本来在床上躺着,忽然又能感觉到你的气息了,就马上过来了……”
  
  “两年半前我可不是离开,是一睁眼后就回到宿舍了。你是说梅因人搞的鬼吗?”
  
  “不,不是他们。他们虽然自己能瞬移,但是因为感觉不够敏锐,没法根据气息瞬移别人。”
  
  “难道你要告诉我是亚瑟先生做的?”
  
  “不,当然不是——”
  
  本田菊挑眉,“那是什么?你自己梦游的时候做的是么,阿尔弗雷德。”
  
  “怎么可能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只是想你听我解释。”
  
  “嗯,听完了,你可以走了。”
  
  “菊……”
  
  那声音仿佛溢满了悲伤。本田菊别过头,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
  
  “菊——”
  
  被呼唤的人抓过床上的电脑砸过去,打断阿尔弗雷德的话,他不想听到那仿佛会动摇他心智的声音。
  
  “闭嘴!莫名其妙的把别人卷进你的生活,又莫名其妙的被遣送回来,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然出现又不吭一声的走掉!事到如今还跑来说什么解释,谁要相信啊!滚!不想再……”
  
  情感如洪水般决堤,悲伤以及许多不明的情愫充满心头,由于过于强烈的爆发而导致最后忽然没有气力说下去。本田菊抬起头睁开双眼,黑色的眼睛里氤氲着水汽,但是他绝不会哭出来。
  
  然而他却在看到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人的表情时微微愣住了。阿尔弗雷德……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悲伤……
  
  “我只是想向你解释。相信我。”
  
  四目对视,本田菊没有再避开目光,只是皱着眉,直直地看着——看进那双蓝的透彻的眼睛。
  
  “我和你毫无关系。为什么要向我解释?”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吐出的同时又睁开。他看着本田菊,呢喃般地,“因为……”
  
  如同中了魔一般,本田菊走上前微微踮起脚捧着阿尔弗雷德脸颊,向那柔软的嘴唇轻吻了上去,将后者的呢喃赌了回去。
  
  然后又如同触电般离开,后退一步。
  
  在对视中本田菊笑了,仿佛在自嘲,讽刺的笑容。他转身想要离开,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拉了回来。
  
  顺利成章,或者说是情不自禁,总之发觉的时候两个人的唇舌已经交缠在一起。深深浅浅,如狂风席卷般激烈,马上又似细雨拂面般温柔,阿尔弗雷德将左手插进那头顺滑的黑发,右手在本田菊的脊背上下缓慢滑动,逐渐加深那个吻。后者环在他脖子上的双手加深力道。
  
  那个吻长得仿佛永远都不会结束似地。本田菊在几近空白的大脑中运转起仅剩的脑细胞,迟早会结束的,这个吻也是,那个也是……但他只觉得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不知何时那个吻停了下来,阿尔弗雷德依旧抱着本田菊,前者微弓着身体将金色的脑袋埋在后者温暖的脖颈间。互相感觉着对方以及自己比平常快很多的心脏跳动。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
  
  
  
  直到阿尔弗雷德忽然咬上本田菊的脖子。
  
  “啊!”因为轻微刺痛的感觉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我真想吃了你。”阿尔弗雷德笑着说。本田菊后知后觉地才感觉到仿佛有电流从脖颈处四散至全身,酥麻的感觉让他觉得身体有些软。耻于自己感到快感的事实,他低头将脸继续埋到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阿尔弗雷德低头舔咬上本田菊的耳朵——
  
  
  
  嘭。
  
  那再熟悉不过的类似轻微爆炸声的声音。反射性地向声音来源看去,散乱着黑色长发的男人以单膝半跪的姿势出现在几米之外的地方。
  
  维持着拥搂着的姿势,本田菊与阿尔弗雷德似乎都由于突如其来的事情丧失了语言能力。王耀站起身向两人走来,步伐有些不稳,卡其色的大衣破烂不堪,有很多暗红色的印记。
  
  “莫拉尔人,我们得马上去你们的领地。”
  
  王耀对阿尔弗雷德说,后者搂着本田菊的手臂微微加重了力道。



  09

  “卡维人……”亚瑟手中端着的红茶洒出了一些。

  “咦?卡维人不是已经灭绝了吗?”马修将托盘放到桌上,扭头看向来客。

  “不,还剩下一些,我在阿曼星球的时候有遇到过同类。”王耀淡淡开口,“我并不是纯血统的卡维人,我母亲是地球人。”

  本田菊看着王耀的侧脸,听不到后者的惯用句尾“阿鲁”让他觉得有些违和。不,或许该说现在面前的这个人——仿佛不是他认识的王耀一样。他身边站着阿尔弗雷德,两人的手握在一起,自然到没有人有感觉——包括他们自己。

  突然出现的王耀与他莫名其妙的要求,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阿尔弗雷德与王耀对视了几分钟后就二话不说地将他们带到了自家领地。

  太过突然的变故让本田菊甚至无法去一一思考接受,等到再发觉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那记忆犹新的古堡里,同四个莫拉尔人一起在听一个……卡维人的解释了。

  他现在强烈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属于那个什么阿曼星球里的一个种族,为什么他会遇到这么多宇宙人——甚至连身边最亲近的朋友也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宇宙人——而且貌似还是个稀有种族。

  而比起本田菊,莫拉尔人一家似乎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件事。

  “这些都不重要,我相信你们都感觉到了我身上梅因人血液的气息……”王耀将茶杯放到桌上,杯中的红茶一口都没有喝。

  “梅因人是我们的敌人——虽然直到现在我们都还井水不犯河水。”阿尔弗雷德开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你现在可以把对本HERO的操纵解开了吧。”

  “不行。现在解开的话你肯定会和我打起来吧。”王耀微笑着说,“时间不多了,我得尽快说明。”

  “不用管那个白痴。不论什么事,我都会竭尽全力帮你……卡维人。”最后三个字包含着某种感情,亚瑟绿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坚定,在桌下的手握紧成拳。坐在亚瑟左侧的弗朗西斯微微转头看向前者,表情让人捉摸不透。马修低下头看着桌面,阿尔弗雷德瞥开视线。

  “梅因人……伊万他就快来了。”王耀的眼神些许黯淡下来,“然后这次,他也要向你们宣战。”有着黑色长发的男人眯了眯狭长的凤眼回想起不久前的战斗。

  

  

  王耀和本田菊在西馬込的公寓,由于对面是一片墓地,所以非常安静,可以说是人烟稀少。而王耀从打工的中华餐厅回家,那片略高的土丘是非常便利的近路。虽然被人吐槽过,他还是喜欢穿过墓地回家。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地走着,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视线中,王耀抬头。

  “小耀。”围着米色围巾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你为什么这么拘泥于我?”王耀似乎并不惊讶于男人的突然出现。

  “你明明很清楚。”伊万微笑。

  把手中掂着的袋子扔到一旁,似乎要将那笑容抹灭一般,他向面前的人发起攻击。

  

  

  “耀君,我想问你一件事。”

  王耀转头看向留着黑色短发的青年,“抱歉,菊。那次把你瞬移回宿舍的……是我。”

  “……那么半年前把阿尔弄走的也是你吗?”

  “嗯。”

  本田菊皱眉,与阿尔弗雷德交握着的手加重了力道。

  “为什么?”

  “两年半前快开学的时候,伯母打电话给我问我们玩得怎么样,说联系不到你。在知道是你告诉她我们一起旅行之后,我就帮你圆了慌。挂了电话之后,我寻找你的气息,却感觉到伊万的气息离你很近……我以为是他抓了你。”

  “那么隐蔽菊的气息的也是你了?”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反射着灯光。

  “我们种族很擅长隐蔽气息呢。不过半年前因为被伊万找到,和他打的时候就顾不上隐蔽气息了。这才让你找了去。”

  “梅因人也就算了,阿尔来的时候你应该知道他不是梅因人吧。”

  “……抱歉。”

  “不要道歉,耀君。我只是想知道原因。”

  

  

  单膝半跪在地上,王耀气息不稳地喘着气。卡其色的大衣上沾满了他与那个男人的血。背后高个子的梅因人捂着肩膀上的伤口,依旧笔直地站着。

  “我不会再让你逃走了,小耀。”对着散乱着黑发的背影,伊万始终微笑着,“说起来,和你住在一起的那个人,我以前见过呢。我要杀了他哦……虽然我不在意小耀你喜欢别人,但是我可不会原谅你喜欢的那个人本身。”

  王耀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

  “啊啊,说起来……莫拉尔人好像也一直在找他呢。真是受欢迎啊,那孩子。干脆连同那些碍眼的莫拉尔人一起杀掉好了。”

  “……疯子。”王耀消失在一片狼藉的墓地中。

  

  

  “……”王耀避开视线不语。

  “来了。”阿尔弗雷德突兀地开口。

  王耀注视着金发蓝眼的青年,后者身旁的本田菊清楚地看到,那黑色的瞳彩扩散成金色,只是一瞬……又马上恢复成了深不见底的黑色。

  “阿尔,你带菊先走。”亚瑟站起身。

  

  

  10

  “靠,他们什么时候占了这么多地方了。”阿尔弗雷德咋舌,向前踢飞一粒石子。

  “这里也不行?”本田菊看着前面无尽延伸的森林,在他看来,前面和来时的路没多大区别。

  阿尔弗雷德撇嘴,“嗯。到处都是梅因人的味道,好恶心。”

  “你说过在对方的领地没法用瞬移……可是我们走过去不就行了?”

  “成为领地的意义就是……只要他用念力,能感知领地里发生的一切事。”阿尔弗雷德转身选了另一条路走,本田菊跟在前者后面,“现在他想杀掉你,肯定一直监视着所有的领地。该死的,竟然用到处搞小片领地这种做法,真不愧是惹人厌的梅因人。”

  “……话说,耀君操纵你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谁能想到他是什么卡维人啊!一对视就被操纵了,干。”阿尔弗雷德随手折掉前面碍事的树枝,“不过那只是个意外!是HERO我大意了!”

  “……”由于不知道如何接话下去,本田菊选择了沉默。说实话他很担心,但是自己留在那里也只能是添麻烦。他努力不把不安表现出来,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也一样,不同的是那个人没有留在那儿的原因是为了保护自己。

  

  

  “……停止吧。”卡维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几步外站着淡金色头发的梅因人,风吹动后者的围巾。

  “那么小耀你要跟我走吗?”伊万伸出手。

  王耀看了一眼那只白得没有血色的大手,“你知道那不可能。”

  “那就不要说什么停止了,你知道那不可能不是吗?”虽然嘴角在笑,但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却盛满了冰冷,“说起来,那个地球人不在啊……”

  “你不要牵扯无关的人进来不行吗?”

  “怎么是无关呢。我说过我不会原谅小耀喜欢的人本身吧。”

  “我只把他当弟弟。”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吧。而且小耀,你骗不了我哦。”伊万收起笑容,“娜塔莎。”

  被叫到的人出现在伊万身后,“在,哥哥。”

  “去找到那个人。”简短而明确的命令。

  “是。”娜塔莎俯首。

  “不,你得先打败我。”金发粗眉的莫拉尔人挡住娜塔莎的去路。

  

  硝烟四起。

  

  

  

  天色逐渐暗下来,本田菊依旧跟着阿尔弗雷德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走着。他开始有些怀疑带路的那个人是不是迷路了。但是并没有开口问的心情,不久前他们的那个——现在想起让自己面红心跳的吻。是自己先鬼迷心窍般地吻上去的,那之后如果王耀没有忽然出现,他们会继续到什么地步……他不想继续想下去。

  脚踩在干枯的落叶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规律到让人几乎要产生困意。

  “啊!”由于忽然踏空向下坠落,本田菊反射性地叫出声。

  当走在前面的阿尔弗雷德转过头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洞,原本跟在他后面的黑发青年不见踪影。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完全看不到……”马修担心地看着前面激战着的四个人。天色昏暗,战斗中的各族人身上发出不同颜色的光,只有那交战的那片地方亮如白昼。而在外方观看的人完全看不到内部的情况。

  弗朗西斯拍拍有着柔软金发的男孩,“至少我们能感觉到他的气息。”

  “要不要进去帮忙啊……”

  “我觉得还是不要去的好。”温柔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弗朗西斯反射性地转身迅速摆出防御姿势。马修站在他的身后,越过前者的肩膀看到一个留着半长褐色头发的青年,对方身后站着两个人——头发微卷的少年和戴眼镜的青年。

  “啊啊,我不是来打架的。”看到两人的警戒状态,托里斯慌忙摆手。

  “明明是梅因人?”弗朗西斯挑眉。

  “我们没有战斗的意思。”托里斯说,站在他身后的卷发少年不停地点着头。

  “希望这次伊万先生能真正有个了结。”另一个青年推了推眼镜。

  

  

  “咳、咳、咳……”本田菊猛烈地咳嗽着坐起身。

  “没事吧?”阿尔弗雷德伸手把前者拉起来。

  打量着周围,发现面前缓缓淌着一条小溪。那个洞如同隧道一般,不知滑了多久才重新出来。他们大概是从高地势的森林里滑到了与旁边的山相夹的狭长山谷里。由于途中被阿尔弗雷德抓住抱在怀里,本田菊只有在最开始受了些轻微的擦伤。但是因为吃进了很多土,他不停地咳嗽着。

  “啊,阿尔,你有没有受伤?”忽然想起什么似地,他慌忙抓过阿尔弗雷德想要将其转过去查看后者的背部。

  扯掉抓着自己胳膊的纤细手腕,阿尔弗雷德扒着本田菊的肩膀使后者静下来,“我没事。不要小看本HERO的能力!滑下来的时候有好好的用空气垫来阻隔!”

  “……啊,那就好。”

  “对不起。”

  “欸?为什么要道歉?”

  “那坑……是我以前挖的。”

  “哈?!”

  “唔……以前挖来耍马修的。我都忘记有这么个坑了。”

  “……你……是故意搞笑的吗?明明是这种事态……”

  “我记得那边有个山洞,去那里过夜好了。反正大概也出不去了。”阿尔弗雷德把本田菊打横抱起,轻轻一跳跃过小溪。

  “哇啊!”后者抓紧前者咖啡色的夹克,在平稳落地后又马上松开。“放、放我下来。”

  “就这样去山洞好了。”

  “不、不用了。”

  阿尔弗雷德不理睬对方的抗议,向左转身准备走动起来。后者挣扎起来。“唔啊!”由于一个重心不稳,黑发的青年从前者怀中摔了下去,落入旁边的小溪中。

  

  

  11

  “把衣服脱了吧。”阿尔弗雷德向火堆里加着树枝。

  “不、不……阿嚏!不要。”本田菊瑟缩着拒绝。

  “会感冒的吧。”

  “总之不要!”

  “都是你乱动才掉下去的!”

  “要这么说也是因为你不把我放下来吧!”

  “……你把湿衣服脱下来!”

  “不要!”

  阿尔弗雷德咋舌站起来,本田菊向后退着直到背部撞上山洞壁。高大的阴影笼罩上坐在地上浑身湿透的青年。虽然后者一直在挣扎,但终究敌不过力量比地球人大不知多少倍的莫拉尔人。把自己的夹克扔到上半身变得赤裸的青年身上,阿尔弗雷德把对方拉到火堆旁。

  “你先在这里烤火。”

  本田菊看着橙色的光球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掌心上,后者把光球按到湿漉漉的衣服上,光球消失后衣服瞬间恢复了干燥时的蓬松状态。不可思议地睁大黑色的眸子,本田菊接过自己的衣物。

  “裤子也脱下来。”

  “不、不要!这个绝对不要!死也不要!”赤裸着上身直接穿着毛领夹克,本田菊把自己的衣服抱在怀中,仰头瞪着站在自己前面的人。后者叹口气俯下身,两人扭打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地纠缠着,虽然湿裤子穿在身上很难受,但本田菊绝对不愿意在这种状态下被对方脱掉裤子,所以拼死反抗着。

  “菊……”阿尔弗雷德忽然停了下来,压在本田菊上方俯视着后者。不明所以地眨眨眼,下一秒便被吻住。

  “嗯……”

  耳垂被含在温热的口中,随即脖颈被轻轻啃噬,阿尔弗雷德拉开夹克的拉链,在黑发青年的锁骨处留下红色的吻痕。然后湿热的舌又辗转回脖颈,反复舔吻着。后者发出细细的呻吟。

  “你知道……对莫拉尔人来说……脖颈代表着什么吗?”低沉地呢喃声在耳边回荡。蔚蓝色的眼瞳变成了蓝青色。

  “那代表恋人……”

  依稀最后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本田菊沉入深深的睡眠中。

  

  

  感觉到阳光照射在自己身上,但是并不想睁开眼睛。耳边忽然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然后光亮就被遮住了。本田菊睁开眼睛,看到阿尔弗雷德站在几步外向山洞外看去。想起昨天晚上那段莫名其妙的缠绵以自己睡着而告终,他的脸瞬间红了。

  察觉到他醒了,阿尔弗雷德转过身,“我要回去。”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前者蹲下来将手掌覆上黑色的双眸,本田菊感到有什么冰冷的物质流入体内。

  “发生什么事了?”当遮蔽视线的手掌拿起后,本田菊坐起身问。

  “我感觉不到亚瑟他们的气息了。什么都感觉不到。”阿尔弗雷德握紧拳头,似乎还有些许颤抖。“……你就待在这里,我已经消掉了你的气息,梅因人应该找不到你的。”

  “我和你一起去。”

  “你没有必要介入……我们什么都不是。”

  “但是我爱你。”黑色的眼眸里倒映着金发与蔚蓝的眼睛。

  “……那真糟糕。”阿尔弗雷德向山洞外走去,没有回头。

  背影很快便消失不见,眼泪就那么滑过面颊,本田菊向后靠上冰冷的石壁。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吐槽风树洞 HOME 视听报告wwwwwwww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