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它是给哥哥生日的贺文,生日快乐哦尼酱www
•西劈是西法,不过很浮云,因为它很短一点基情戏都米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
•文烂,肾。


Almost out of sky

在你的面前
黎明的,黄昏的
中午的,深宵的
——我看见
你有你自己个性的
愤怒,欢乐
悲痛,嘻戏和激昂!
整天里
你,无止息的
用手捶着自己的心肝
捶!捶!
或者伸着颈,直向高空
嘶喊!
或者垂头丧气,锁上了眼帘
沉于阴邃的思索,
也或者散乱着金丝的长发
澈声歌唱,
也或者
解散了绯红的衣裤
赤裸着一片鲜美的肉
任性的淫荡……你!
……
——节选自《巴黎》 艾青





安东尼奥重重叹了一口气。
手指插在蓬松卷曲的短发中,低垂着头不时叹气,保持这个姿势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不知多久。落魄的样子像是什么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一对情侣从他面前经过。
两个拍着皮球的孩子从他面前跳过。
牵着小型犬的老妇人慢悠悠地从他面前晃过。
……
他似乎发起呆来了。
直到一只流浪猫踱着步走到他面前,仰头和他对视。夜间的猫眼映着不远处繁华都市的霓虹灯的光芒显出奇异的颜色。
安东尼奥吓了一跳,不过仅仅是一下回过神来的程度。
流浪猫懒懒地叫了两声,跳进长椅后方的草丛中不见了踪影。

回想起自己坐在这里的原因,安东尼奥深深叹了口气。
他在他和恋人同居的公寓看到自己的恋人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又一次。
以往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悄悄关上门离开直到那家伙的一夜情对象离开再回去。但是今天傍晚当他打开家门目击到那家伙在沙发上压着一个白皙清秀的男人时,他想也没想就把手里提的装满各种罐头的购物袋扔过去,然后重重地甩上门离开。
对于那家伙这次的出轨对象,他只记得那人嘴角有一颗痣,样子很妩媚——或许是因为正沉醉于情事中。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上,但是因为体验过所以他知道那家伙技巧十分高超。

他的恋人——弗朗西斯,是个舞者。在巴黎的一个青年剧院工作。一年前他刚从西班牙来到巴黎,因为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弗朗西斯的舞台剧,那一刻他爱上了那家伙。之后是笨拙的搭讪与追求,那一段记忆似乎已经恍惚起来。
开始的几个月安东尼奥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蜜罐里,生活如此美好。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弗朗西斯和一个女人在公寓楼下接吻。他看到过那家伙和女人缠绵,看到过别的男人压倒那家伙,也像今天这样目击过别的男人在那家伙身下呻吟。
他装作不知道——那家伙也知道他只是装作不知道。即使如此那家伙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做同样的事。但是不管多么生气他都无法想象和弗朗西斯分手。这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直到今天他把平衡打破了。

想见那家伙。
明明生气到头发都快直了,仅仅过了这么一会儿,就完全只剩下想念。
安东尼奥叹了不只是第几口气,从长椅上站起来。今晚弗朗西斯有演出。拿出手机查看时间,演出应该已经开始有一会儿了。
剧场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了,作为关系者,安东尼奥直接被放进了后台。躲在出场口的阴影中,眼中映出舞台上旋转的人影。
弗朗西斯这场舞剧饰演的是一个贵族青年,由于家族仇恨而无法和心爱的女人结合的哀婉缠绵的爱情故事——司空见惯的剧情。
这一段是青年被家长囚禁在房间中,被告知永远不能再见爱人后,独自在房里纠结的戏。
弗朗西斯将半长的金发随意散开,穿着中世纪繁复的服装。没有演出的时候他会懒得刮胡子,还说那样更有男人味。但是像这样演出时,他美到会让人辨不清性别。
弗朗西斯在台上不断旋转,旋转,跳跃,旋转,倾倒,颓唐,艰难地站起,缓慢地旋转……加快,加快,像是要把所有的感情都发泄出来,飞速地旋转着……
那一刻安东尼奥忽然有一种感觉。
舞台上的是一只高傲孤独的天鹅,伸长了白皙的脖颈,仿佛下一刻就要冲破天际。
啊啊……他差点忘记那家伙的每一个细胞都洋溢着自由的气息。
安东尼奥有一种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又一次。但是这次他不打算蹩脚的去搭讪——也不需要如此。或许应该选择完全相反的做法。有着健康的小麦色肤色的青年走出了剧院。

拖着有些沉重却坚定地脚步回到了公寓。打开房门,安东尼奥面对客厅散落一地的罐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明天一定会长出来很多白头发,因为今天他叹气的次数大概比他这二十多年间的总和还多。
弯腰开始捡地上的罐头,抱了一满怀后一股脑地扔到沙发上。
忽然被沙发后的墙壁上贴的纸条吸引了注意力。伸手扯下纸条,那是弗朗西斯的字迹,繁复的花体字。
“你知道那不一样,不是吗。我无法冲破的一直只有你的天际。”
安东尼奥绿色的眼眸微微睁大。
身后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Fin—


抽到的题目全都是英文神马的……第一眼看到这个题目俺就想到那首诗,艾青那首诗曾经让俺鸡血了好几节语文课嗷嗷嗷><
哥哥内是如此美丽TTOTT
是说这篇明明是给哥哥庆生结果他他他竟然一句话都没有神马的……土下座ORZ
总、总之它就成这样了……哥哥我知道乃不会嫌弃的,生日快乐wwwwwwwwww
PR
09

“阿嚏!”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揉揉微红的鼻子,亚瑟的眉毛轻轻皱了起来——天气开始冷起来了。

他只是伦敦一个普通的职员,做日英笔译的。那该死的公司很会压迫人,比如今天明明是周末,却又要加班。再比如之前他不知道埋头干了多久,才申请到了半个月的假期——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不过那个假期是他有生以来过的最莫名其妙的假期,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几乎可以用神经质来形容的家伙。

摇了摇头,亚瑟拉紧风衣的领口,继续向自己的公寓走着。

啪嗒——有水滴在脸上。亚瑟抬起头,天空有些阴沉。细雨渐渐密了起来,啪嗒啪嗒打在他的脸上。

“见鬼。”亚瑟咂了下舌,扭头看到马路对面的书店,没有迟疑地跑了过去。



“A Love Story……?”站在新作区的书柜前,盯着旁边墙上的一张海报,亚瑟皱起眉头。



皎洁的月亮,深邃的夜空与闪烁着粼粼光芒的大海。



“见鬼。”

粗眉毛的青年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向收银台走去。



新生代作家弗朗尼继成名作取得巨大成功后消失两年的复出巨献。

静谧的海滨小镇,一段奇妙的邂逅,一个禁忌的爱情故事——由弗朗尼纤细的笔触描绘——《A Love Story》



恬静的海景海报上写着这么一段话。



10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男人在月色中向海中走去,一个旅人把他拉了回来。

邂逅就此展开。

亚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场景。因为奇妙的原因来到小镇的日本人,养了两只大狗的德国人和意大利人,总是挂着一脸灿烂笑容的西班牙人,卖牛奶的银发男人,围着长围巾的高大俄罗斯人,听《易经》讲座的中国人,开咖啡馆的两兄弟……

那感觉很微妙。

因为似乎所有人都有亚瑟所不知道的故事——比如西班牙人和德国人与意大利兄弟的故事,比如银发男人的故事,甚至的俄罗斯人的故事,还有最终决定留在两兄弟咖啡店的日本人的故事。

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恍惚起来,亚瑟几乎开始怀疑自己只是曾经做过一个很长的梦。

故事的结局是旅人离开了小镇。

男人在第二天晚上又来到了海边,伫立在沙滩上很久,很久。时间仿佛停止一般,只有海浪重刷着沙滩的声音,在静谧的夜中,如同呓语。



“明明是你先走的。”亚瑟把书合上扔到一旁,躺倒在床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

感到脊背下面有什么东西,伸手摸到一张硬质卡片抽了出来。那好像是刚刚从书中掉出来的。

“半颜出签售会?”小声念出卡片上的内容,亚瑟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奇妙起来。



亚瑟走下巴士,向伦敦某小型活动会场走去。

明明也不是那么有名的作家——至少他以前没听说过。好吧,或许是因为他几乎不看小说。意外的来这莫名其妙的“半颜出”签售会的人竟然多到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忽然想起来忘记带自己那本书了,咂了下舌,走到旁边的售书摊又重新买了一本。然后亚瑟面无表情地回来加入排队行列,

随着慢慢向前,亚瑟渐渐看清了坐在桌前低头不停签名的人。貌似不少人因为发现弗朗尼是男性而吃了一惊。虽然戴着大大的口罩,不过那头微卷的半长金发以及那穿衣风格……亚瑟微微眯起祖母绿的眼睛。



前面的亚裔女孩大方的和签名的男人搭了几句话,从口罩后面传出的回话声优雅而慵懒。女孩双颊变得粉粉的,开心地抱着书走了。

到他了。

亚瑟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过了几秒钟,戴着口罩的男人似乎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在看到亚瑟时,蓝紫色的眼睛一瞬睁大,但眼神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后面的人轻轻推了亚瑟一下,后者这才向桌边走去。依然保持着面瘫的表情,将刚买的书递过去。

“明明是你先走的,弗朗西斯。”

在弗朗西斯合上签好名的书时,亚瑟用只有两人能听到音量小声说着。前者本来打算递回书的动作明显地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亚瑟拿起书没有一丝犹豫地离开。



巴士缓慢地行驶着。

亚瑟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路边的树不断向后,面无表情地发着呆。

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打开手中拿着的书。

在空白的扉页上,繁复的花体字写着:愿意和我演绎一段爱情故事吗?我亲爱的小粗眉毛。



尾声

亚瑟气喘吁吁地站在离开没多久的会场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不希望被认为是跑回来的。

在呼吸恢复正常后想要再进入会场时,却被门口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签售会已经结束。

微微皱起眉头,亚瑟握紧手中的书。

“我亲爱的小粗眉毛。”

熟悉的声音叫着那个该死的莫名其妙的绰号。

明明心中在咒骂着,眉头却舒展开来。亚瑟转身,摆出他一贯的高傲表情。举起手中的书在已经去掉口罩,将半长的金色卷发扎成马尾的人面前晃了几下。

“这次的期限又是多久?”

弗朗西斯似乎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优雅的笑容。

“直到我再爱不上任何人。”



—Fin—





俺圆满了><

抱歉这篇文这么龟更TTOTT

唔……嗯这篇文,最开始就是想写一段淡淡的爱情故事而已。大概会有人问哥哥那胡子混蛋到底是咋回事之类的,这个就是……他写东西要建立在自己所经历过的感觉上。关于那次跳海,其实也不是真的要自杀神马的,就是想要体验那种感觉?唔还记得哥哥关于沉醉的那段话咩?那个其实可以解释他所作的一切><

于是他离开也是为了体验那种分开的感觉……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啊顺便说关于文明人的审慎和野蛮人的沉醉神马的,是以前看西方哲学史古希腊那部分里提到的,俺觉得那段很奇妙很美好><

啊啊糟糕俺又词穷了囧ORZ

挖的坑都填完了感觉太舒爽了><

于是以上!=3=

08

亚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了路德的那只大狗在舔他的脸。湿热的舌轻舔他的眼角——不,那触感明显要比动物粗糙的舌头细腻的多。

“唔!”睁开眼睛后意识到的事情吓了亚瑟一跳。祖母绿的眸子对上看不见底的蓝色,弗朗西斯微微勾起嘴角,垂下头在亚瑟额头上落下一吻。

那是类似普通恋人之间的早安吻一样的东西。

但是重点是——恋人?!

亚瑟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震惊愤怒以及莫名,弗朗西斯的动作却再平常不过,他提着一个手机的在亚瑟面前晃着,那是亚瑟的手机——正在嗡嗡地振动着。

“你的手机已经响了一个早上了。”弗朗西斯说着将手机扔到亚瑟怀中,后者一阵手忙脚乱接好手机,一时忘记自己本来是打算给弗朗西斯几拳让他解释清楚的。



该死的工作简直是没完没了。

在接完电话之后亚瑟有一种把它扔出窗外的冲动。上司竟然告诉他前天给他的文件有几页是错误的,需要他重新翻译几张。这种低级错误责任完全不在他吧!为什么他该死的假期这么悲剧!

带着一肚子气到了RUBY,之后还要被阿尔弗雷德恐怖的料理折磨,就在亚瑟觉得自己的人生糟糕透顶的时候,马修做的薄饼多少缓解了些他的烦躁。

好在弄错的文件没有多少,用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做好了。已经是下午了,亚瑟忽然想起自己昨晚好像刚刚做了一件“拯救神经质”的英雄事件,而那个“神经质”今天早上还给了自己一个早安吻……哦谢特,虽然现在回去给他一拳感觉有点反射弧太大,但是……总之先回去找那个胡子男再说。



亚瑟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愣着僵站在门口。不属于他的另一张床铺上,没有散乱的纸张,旁边的床头柜上也没有成堆的书,墙边空空如也,那个人的咖啡色行李箱已经不见了。

歪了歪头,亚瑟转身向楼下走去,脚步不疾不徐。

“欸?弗朗西斯没跟你说吗?他今天上午走了啊。”王耀抬起埋在单据里的脑袋,表情有些疑惑。

“……没跟我说。”亚瑟的表情像是谈论一个不怎么熟的朋友,仅此而已——这也是事实吧。

“哎,真是永远都搞不懂那家伙在想些什么呢。”王耀苦笑着说,“不过他散发着一种魅力,让人讨厌不起来。如果能再见到就好了。

“嗯。”



白净的床单上有一支蓝色的鸢尾。

亚瑟再次回到房间时才看到那支安静地睡在他床上的鸢尾。

挑了挑一边粗粗的眉毛,亚瑟走到床边,无视那支花,从枕头下抽搐他的记事本,想要看他写的假期计划,半个月假期的一半已经过去,他的计划却好像完全没时间去做,假期完全被打乱了。

在打开记事本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亚瑟低头,看到鸢尾旁多了三片已经有些干枯的玫瑰花瓣。

他想起了那束莫名其妙的玫瑰。

尽管已经有些干枯,玫瑰花瓣仍然红艳的魅惑,与鸢尾优雅的美丽感觉不同,两者在一起却构成了一幅异样绮丽的画面。

亚瑟的表情有些怪异。

临近黄昏的金色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白色床单上的鸢尾和玫瑰似乎散发出淡金色的柔和光芒。



—TBC—

更得又慢又少尊的抱歉TTOTT

作为一个准高三党俺现在很悲催鸭梨很大TTOTT

这篇文下次就可以完结了……!

感谢大家支持><

07

“唔……”亚瑟感到有人在推自己的肩膀。

头好疼——感觉又热又冷,头昏脑胀。

皱皱眉头,伸手拍掉打扰自己的障碍物,亚瑟翻过身把被子蒙到头上。

不再有人打扰他,昏昏沉沉地又陷入睡眠,然而因为不舒服而无法熟睡。

不知过了多久,被子被轻轻扯开,因为一下明亮起来的光线而皱起眉头,但仍然不想睁开眼睛……或许是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下一秒一块凉凉的湿毛巾被放到了额头上。

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可也许就是因为舒服了一些,马上就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06

  睡眼惺忪地重复着机械的刷牙动作,亚瑟越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悲催。难得的假期,才刚刚清闲了几天……不,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不完全是清闲,但总归还算是休假。可就是这可怜的假期,还要再被工作打断。

  一大早在手机的狂轰滥炸下醒来,竟然是临时的加急工作。说什么实在抽不出人手了才打电话找他。谢特……亚瑟低咒着爬起来。

  弗朗西斯大概是被电话声吵醒了,亚瑟挂了电话后,他告诉他王记没有网线,可以拿笔电去RUBY工作。

  亚瑟别扭地道谢后就顶着金色鸟窝头去了盥洗室。

  

  准备下楼的时候被本田菊叫住,得知双方都要去RUBY,两人便决定同行。楼下大厅里王耀的表情看起来很悲催,他对面站着一个浅金色头发的男人,诡异地围着一条米色围巾。异常高大的背影看起来很有压迫感。

  “呐、呐,这牛奶很好喝哟,要来点吗?”男人用带着浓厚口音的英语却有些幼稚的声音说着。

  “不……不用了。”王耀的嘴角有些抽搐,转眼看到亚瑟和本田菊,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快步走向两人打起了招呼。高大的男人转身冲两人笑了笑,然后走到大厅的沙发坐下喝起了牛奶。王耀介绍说那是早上刚来的奇怪客人。

  由于亚瑟急着去赶工,没说几句话便和本田菊一起离开了。两人走出大门没多久就听到身后响起一个人的怒吼。

  “围巾混蛋!牛奶还没给钱呢!”

  有些熟悉的声音——这个疑问在两人转头时瞥见一个银色后脑勺后得到了解答。是那个和弗朗西斯的朋友。王记里传出有些吵杂的声音,两人面面相觑随后无奈地笑了笑,留下身后的一片吵杂。

  真是个热闹的早上。

  

  临时的加急工作是一些商业用的文件以及一堆商品使用说明书。过多的专业术语弄得亚瑟一个头两个大,他并不擅长翻译这类东西。但总归也是专业翻译,靠着网络查询一些专业术语,工作进行地还算顺利,一下午亚瑟都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敲打着键盘。

  晚上十点多本田菊先回了王记。亚瑟觉得自己说不定要通宵了。更晚一点时马修和阿尔弗雷德也要回家了,两兄弟好心地同意亚瑟留在RUBY直到工作做完。马修叮嘱他走时把门锁好后,两人一起离开了RUBY。并不是很大的店,在只剩亚瑟一个人之后还是让人觉得冷清。

  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翻完了全部的文件,发回公司指定的的邮箱后,亚瑟支持不住上下打颤的眼皮,趴在桌子上像是昏倒一般睡了起来。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马修开店门的声音吵醒了他。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摇摇晃晃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抓了几下蓬松的头发,和马修寒暄了几句,亚瑟便拿着笔电有些恍惚地走回王记。

  打开房门的时候吓了一跳,迎面看到一个人影站在窗边。弗朗西斯转头看到亚瑟,没有表情。后者再次吃了一惊,因为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客观来说确实是这样,现在正顶着浓重的黑眼圈——颇像花了烟熏妆一般,一头金发失去了光泽如同枯草,面颊上的胡子更显得邋遢。

  “你化身成乞丐了吗?”亚瑟打着哈欠随口讽刺道。

  弗朗西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燃,“也许吧。”

  “脑子有问题……”抵挡不住困意,亚瑟嘟囔着,一头栽倒到床上睡了起来。

  

  —TBC—

  ——————————————————————

  抱歉还是周更了……请不要对俺的速度抱希望了TAT

  但是不会弃坑的!

  唔这次算是个小过渡,下次是大进展哇=V=
05

亚瑟•柯克兰感觉十分不爽。

是的,莫名其妙……总之就是非常不爽。或许是由于专业问题,此时他满脑子充斥的一个词语是“いらいらする”——像坏掉的闹钟一样,不停地小声不断念着那句日语——只是当事人本身没有发觉。

他捏紧了手中的书,两眼冒火地瞪着不远处的阅读区一角,一个被三个女人围着的金发男人,正意气风发地在一票女人间谈笑着,当然是不影响他人的小声谈话——这是任何图书馆都有的基本礼仪规则。

随意散着半长的金色卷发的男人举手投足间都展现着优雅,而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标准的性感金发女郎和两个散发着知性美的女性,前者是最新加入的,事实上不久前刚刚才走了两个邻家女孩。性感女郎挑逗似不时触摸着男人的背部,而后者则没有任何明显的表示,或许他回应了几个微笑。

站在书架间的粗眉毛青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火冒三丈。只不过是在太阳晒屁股的时候心情大好地醒来,被像幽灵一样无声无息坐在旁边的床铺上的家伙询问是否要一起去镇立图书馆——对于这些地方亚瑟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况且他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他确实很闲。
17

“唔……”由于忽然涌上的呕吐感,本田菊从浅眠中挣扎醒来。

吐不出来。

虽然很恶心却吐不出来。那感觉比单纯的恶心还要难受几百倍。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树林里回到家的,记忆很恍惚。他喝了很多酒——虽然平常也会喝,但绝不会酗酒。从客厅到卧室,一路上都是呈现各种姿态阵亡的空酒瓶。

他记得自己喝到小脑迷糊掌握不了平衡而躺倒在地上之后,然后像傻了一样开始笑起来。后来又爬起来继续喝了不知多少……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扎着爬到床上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本田菊看着透过窗帘照进来的清晨阳光,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抓过床脚的酒瓶又灌了几口,想要压下恶心的感觉。抓过掉在地上的手机,确认上面的时间。

——啊啊,这样啊,今天他们就要走了。得去买车票回京都才行……

本田菊随手把手机扔到一边,又重重向后仰倒进柔软的床铺。

“嘿,振作起来。你知道这是最明智的做法,不是吗?”他小声呢喃出声。

他知道阿尔弗雷德喜欢自己,而自己喜欢对方的程度也不会相差多少。并且他相信——或者说想要相信,这样的爱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深厚,至少自己一定是这样。回想起来,从他还是个少年时,第一次和阿尔弗雷德那个“超自然”相遇开始,和那家伙一共也没有共处过多久。可即使这样,每次再见到他的时候,他都会觉得自己喜欢那个人的程度又加深了几分。这连他自己都解释不了——只是事实就是这样了。

即使他能忍受自己会变老这件事……可是如果他死去的话——在对那个人来说只是短暂的眨眼间的时光,他死去的话,那家伙一定会痛苦吧。他想到了王耀的父亲。如果阿尔弗雷德和自己一样,越陷越深的话,那那份痛苦就只会成倍增加。说不定那个人会发疯一样去找什么解决方法——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预感。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痛苦还没那么大的时候彻底……

“菊。”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本田菊看到站在床边的男人时,虽然感到惊讶却没有太大反应,或许是宿醉导致的反应迟钝。

“弗朗西斯?”

“嗯。要去送我们吗?”

“我以为你不会瞬移的。很早以前,阿尔好像说过你没什么超能力。”

“哦,瞬移我还是会的。”弗朗西斯伸手握住本田菊的手腕,帮后者坐起身来,然后随意地坐在了床沿上。“阿尔那小子两小时前才回去,一言不发地钻到飞船里和亚瑟他们做起了最后调整。那家伙一直黑着脸不说话还真挺恐怖的。”

拨了拨金色的长发,像是回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弗朗西斯轻笑出声。本田菊沉默着垂下视线。

“你知道我和亚瑟事吧。”男人的声音已经恢复优雅与沉着。

“马修告诉过我。”本田菊微笑,“说真的,很感动。”

“和我们一起走怎么样?即使不会再有那么一个卡维人,至少你们有你的一辈子。”

黑发的男孩由于惊讶而微微睁大双眼——他不知道弗朗西斯是怎么知道他们的事的。不,或许他们所有人都早就看出来了。毕竟这些异族人的感觉非常敏锐。

“不,我要留在这里。”

是的,留在这里。毕业后勤勉工作,赡养父母,娶妻生子——过一个普通日本人的生活。

“请等我去洗个澡。然后带我去……为你们送行。”

“……嗯。”
前のページ HOME 次のページ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