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处女作,灰常渣灰常烂,所以请慎入。
  
  ※架空,校园。
  
  ※OOC有。
  
  ※工口未知。
  
  ※CP是米日&法英,露普不知道会不会写到。还有其他西劈可能会一带而过。顺便一说法英部分打算虐虐亚瑟,因为总是哥哥被虐所以……亚瑟相信我我最爱的还是你!
  
  ※这文它可能会有些不知所云而且必定会有BUG请见谅TTOTT

  ※以上如果没问题请点追记=V=

  第一章
  这是本田菊从遥远的大洋彼岸转学到M国黑塔利亚市WWW学园高中部的第二天。他唯一的感想就是,这个3W学园怎么这么他妈的大!昨儿转了他整整一天才转了不到三分之一。这不,今儿又转了一上午,收获嘛,就是他终于把高中部摸透了一遍。走到路边的长椅旁,收起数码相机,从背包里拿出面包,他准备先吃饭再继续认认通往3W学园各个偏门的路。
  “本田菊同学!可找到你了!”被人狠狠拍了一下肩膀,刚刚咬了一口的面包就这么毫无犹豫的直接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是个杯具。
  压制住心中的火气,本田菊僵硬地扭过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事让他的面包壮烈牺牲了。
  结论是,他根本不认识这个混蛋!哦谢特!他的面包因为一个不认识的路人甲华丽丽地便当掉了!
  “阿尔同学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来人递给菊一张卡片,是张请柬。
  “阿尔是谁?”
  “阿尔弗雷德啊!明天是他生日,他要开PARTY,这个给是你的请柬。”
  “……”这个国家的人都这么好客吗?他还不认识……呃,是叫阿尔啥啥德来着?阿尔雷雷德?等等,问题不是这个,他还不认识这号人物,为什么会被邀请去他的生日PARTY啊?
  
  一路东找西找,本田菊终于在PARTY开始半小时后找到了阿什么尔那请柬上写的地址。上帝啊,迟到了半个小时!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吧,太不礼貌了!反正人家大概也是出于礼貌请了他这个新转来的学生,所以……
  “你是来参加PARTY的吗?”爽朗的声音。
  本田菊转头,看到一高一矮两个人。高的那个有着柔顺的金色长发,蓝紫色的眼睛,嗯,很迷人。矮一些的那个一身休闲装,蓬松的金发,绿色的眸子有着不可思议的魅力,等等,他眼睛上方的那是什么……?啊,原来是眉毛。
  “呃……”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看来刚刚在背后叫住他的爽朗声音是属于这个矮些的粗眉毛男孩的。
  “……我只是在想,额,真是好……有特点的眉毛……”本田菊尽量委婉的表达了出来。
  却换来了粗眉毛的阵阵抽搐与长发男人毫不留情的捧腹大笑。
  “噗哈哈哈!!!”长发男人一只手搭在粗眉毛男孩的肩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亚瑟,其实你的本体是你的眉毛吧啊哈哈哈!!!咳、咳咳……”
  一记狠狠的肘击打断了长发男人的笑声,粗眉毛僵硬地扯了个笑容出来。
  “经常有人这么说。你是来参加PARTY的吗?”
  “呃……算是吧。”本田菊无比懊悔,刚刚真不该对人家的眉毛发表评论,说不定惹人家不高兴了。
  “那怎么不进去?”捂着肚子的长发男人开口。慵懒又不失优雅的声音。
  “我来的时候迷路了……迟到了半个小时,所以我想还是不要进去饶了他们的兴致……”
  “没关系啊,不要这么在意啦。一起进去吧。”说罢,粗眉毛拉着本田的胳膊开始往里走。
  “对了,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这个混蛋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呢?话说以前没见过你欸。新转来的?”
  “嗯,我叫本田菊,才转过来没几天,请多关照。”
  “哦呀哦呀,阿尔这小子真厉害呢。这么快就和大家都还不认识的转学生交上了朋友。”弗朗西斯随手从侍者端的盘子里拿了一杯红酒。
  “啊,不是,我……我并不认识他。昨天,我在学校里熟悉地形的时候,有个男生把这个请柬给我的。怎么说,我也一头雾水……”
  “啊啊,亚瑟,弗朗西斯你们两个太慢啦!”一个仿佛充满了无限能量的声音向着这边咆哮着,打断了菊的话。
  “我们去给你拿礼物了,结果回来的时候路上堵车了,白痴!”亚瑟回吼回去。
  “真是的,让HERO我等了这么久!”金属半框眼镜,湛蓝的眼睛,一撮不听话的头发在头上昂首挺胸的毅力着,金色的头发。嗯,又是金发。不过如果说亚瑟的金像是朝阳,弗朗西斯的金散发着夜间魔王的气息的话,这个人的金色便是正午的艳阳,闪耀到令人眩晕。
  “总之拿好啦,白痴!本田同学,我们先过去了,玩得开心点哦。”亚瑟把一个盒子塞到来人怀里,拉着弗朗西斯消失到了人群中。
  “啊……”本田菊慢了不知几拍,终于反应过来,犹豫着怎样开口。看来这个就是今天的主角,阿尔……什么雷德来着?
  “菊!”
  “在!”对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起了反应,菊明显吃了一惊。
  “哈哈!你好有意思,为什么总是会这样忽然意识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的样子。”
  “总是……?”
  “我是阿尔,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感觉能烧死人的笑容。
  啊,原来是叫阿尔弗雷德啊。可算记住了,囧。本田菊心情莫名不太好。不仅仅是因为这莫名其妙的邀请丝毫摸不到头脑的发展,更是因为他见了那神秘人物本尊之后,有一种自己充满了阴气的自卑感。是啊是啊,对方是正午艳阳般的金发,而他是纯黑的黑发,对方是湛蓝如天空的眼瞳,而自己的则是接近黑色的深褐色,当然这只是因为种族不同。但是这个……怎么说,人是有气场这类东西的啦。而他,阿尔弗雷德的气场,给本田菊带来的感觉,就是让他觉得自己这十几年仿佛一直都活在地牢里一样……哦漏,这是什么跟什么!怎么越想越奇怪了?!赶快PARTY完赶快回家玩游戏,这个世界还是二次元的美好!可是可是,为毛他越来越觉得自己那份阴气其实是自己赖以为生的精气,而这个阿尔却是在刚见面就有驱散他阴气的势头,这可不妙啊要怎么……
  “喂……你还活着吗?”
  面前忽然放大了一张脸。因为离得很近,所以感觉巨大无比。
  “啊!”本田氏惊地一下没站稳,就在他要像昨儿他那杯具的午餐一样拥抱大地的时候,阿尔——也是吓到他的罪魁祸首扶住了他。
  “小心点啊。所以说你在想什么?为什么和人说着话的时候还能魂游天外?”
  “……啊,失礼了。我是本田菊,新来的转学生,多谢你今天邀请我来,生日快乐……呃,琼斯先生。”终于从脑内那胡搅蛮缠的想法中解放出来,菊拼命弥补刚刚的失态。
  “叫我阿尔就好啦,菊~”又是那感觉能烧死人的笑。
  “那个,叫我本田就好,菊有点……”
  “呐,菊是菊花的意思吗?感觉很适合你呢!尤其是白色的菊花!”
  “……”白色的菊花不是……
  “白色的菊花在我们家乡那边是代表死人的阿鲁。”碰巧路过的有着黑色长发的男孩说道。红色长袍……那是他家乡的邻国的民族服装。应该是Z国的留学生。等等,菊花和死人……所以说我真的有阴气吗囧!菊感觉有一口气堵在胸口非常郁闷。
  “你是新来的转学生吗?我是来自Z国的王耀阿鲁。你是尼轰国的人吗?”
  “嗯,是的,我叫本田菊。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菊轻轻鞠了一躬,民族习性这种东西真是好难改掉。
  “回头见啦~”王耀冲菊笑笑,像盘子中夹了块小蛋糕便转身走了。
  “那个,菊花的……”
  “没关系……比起那个,这是礼物,请收下。真的生日快乐!”菊打断阿尔,递给他一个包的很漂亮的盒子。里面是支钢笔。因为不知道送什么,所以就保守地买了很普通的礼物——钢笔。
  “啊,谢谢!HERO我好高兴!”主啊那笑容真的是想烧死我吗!好吧我就是个阴气的宅人!还有普通有人会自称HERO吗!这个世界是怎么开始乱了套的谢特!
  “不客气。那么我就……”先去别处转转……后半句还没说出口,便忽然被阿尔扯进人群中的本田菊同学,大脑一片空白。等到脑细胞再次开始运作,他已经和HERO一起站到房间正中央临时搭起的台子上了。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大厅。这是个大得异常的别墅,这家伙家到底是有多有钱?虽然他家也不差啦……
  “大家静一静!谢谢大家来帮我庆祝生日!借这个时机我想要宣布一件事。现在站在我旁边的是新转来的本田菊同学,也是学生会长——也就是本HERO我的新助理!希望大家和他好好相处,以后有什么事什么信也可以直接找菊,由他转达给我。那么以上,大家玩得开心点!”大厅里响起一阵掌声和口哨声。
  这……这是在搞什么?闭上嘴听他说吧他竟然还越说越离谱了,这到底是他妈的毛情况?!!!
  “喂!你……”本田菊他想要发火了,却又被打断了,一口气卡到喉咙,真是要死。
  “嗯?怎么了,菊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这毕竟是人家的生日宴会,而且才刚认识没俩小时,莫名其妙发火实在太失礼了。冷静,冷静。民族习性不能忘啊,做人不能忘本!
  “那个……”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琼斯先生,能解释下吗?那什么助理的事。”
  “叫我阿尔啦!所以说,就是本HERO任命你做我学生会长的助理啊。顺便一说,反对意见不予接受哦XD”
  “……”本田一时语塞。“那个,虽然我很乐意做,但是我觉得……”我的能力不够……又是说了半句话被人打断了!哦谢特!
  “哦哦既然你也乐意那再好不过啦!以后请多关照咯!”阿尔握住本田菊的手上下晃着。
  他恨他那委婉说话的民族性习惯。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亚瑟灌了一口威士忌。
  “小阿尔他是抽疯了吗?”弗朗西斯瞥了一眼阿尔和菊的方向,然后又拿了一杯红酒。
  “天知道。话说他什么时候不抽疯了?人家都是间歇性抽疯,就他的间歇是零,所以就是全天候抽疯。人都成这样了为毛还不送医院?”
  “……”弗朗西斯沉默。
  
  “那个,好吧我知道了。会长以后请多关照,我会竭尽所能做好工作的。所以……”你现在可不可以放我走了!菊无奈地继续扒着紧抓住自己胳膊的有力大手,可惜它依旧纹丝不动。
  轰隆!
  平地一声雷,然后就是倾盆大雨。
  
  “现在外面天气实在是很糟糕,很抱歉把大家困在了这里。今天就请委屈一下留宿在这里吧!两三个人一间客房应该是能住下的。那么请大家自便了!”阿尔从台上下来,右手依然拽着本田菊。
  “琼斯先生……”
  “叫我阿尔。”
  “呃,阿尔,这是要去那儿?”
  “我房间啊,今晚你就和HERO我住一间吧!我们来讲恐怖故事怎么样?”
  “……”好累啊。他什么都不想想也不想做了。这个家伙,一定会把他赖以生存的阴气都驱走的。哦漏!可是好累,所以先休息下再逃跑吧。于是菊任命地被拽着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哒哒哒的脚步声有些催眠的效果。
  
  第二章
  若非亲眼所见,本田菊绝对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房间。阿尔弗雷德,他看来真的不正常。眼前的房间——阿尔的卧室,充满了,额,不可思议的不明生物。硬的软的,塑料的金属的木制的布制的充气的,总之就是各种材质的不明生物收藏集合。
  “这些都是什么……?”菊咽了口口水。说不觉得恐怖那是假的,因为这满屋子毫无疑问都可以说是怪物,模样一个比一个瘆人。
  “HERO收藏的各种外星人模型!哈哈!开眼了吧!”阿尔竖起了大拇指冲菊眨了眨眼。“来讲恐怖故事吧!被吓到的人明天请客吃汉堡!哈哈哈HERO我绝对不会被你吓到的所以你就等着请客吧!”
  “……”提到汉堡,菊就只能想到曾经在他家乡网络上掀起狂潮的“蓝蓝路风波”,那个洗脑广告真是有够囧。“好吧。那么我先开始可以吗?”他现在只想早点结束早点睡觉。
  “没问题!”阿尔随手从KING SIZE的大床上拉过一个半身大的,经典火星人形象的布偶抱在怀中坐下,示意菊可以开始了。
  在床边坐下,菊略微想了想,缓缓开口道:“很久很久以前,江户城的西北一带是被称作番町的住宅街……”  
  弗朗西斯有一个喜欢的人。
  他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总之发现之时,那个人在他心中就已经是特别的了。虽然两人总是拌嘴,吵架,虽然那家伙嘴巴坏,脾气坏,做饭简直要人命,但是那家伙口是心非的样子,无论看多少年都不会腻,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他只觉得那家伙可爱无比……
  “红酒混蛋你在发什么呆?快点洗澡睡觉啦。”亚瑟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向弗朗西斯。
  他一直没告白。因为他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嗯。”微笑着眨眨眼,弗朗西斯看到亚瑟的脸唰一下红了。
  可爱。
  弗朗西斯关上浴室门。温水从花洒中喷洒出来,打湿他金色的长发。再过十天就是他的生日了,而他一直等待的机会,就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来个浪漫的告白,然后……
  亚瑟会是什么反应呢?他不知道。有些事不做又怎么知道结果呢?他可以选择一直和他保持这种关系。可是没有不祈求回报的爱不是吗?他想要的绝不仅仅只是这些。早在更小更早的时候,他就想和亚瑟做更多各种各样的事了。而为了等这纯情小子成长到可以理解,可以接受这种感情的年龄,他一直忍耐着。虽然有时候他也会忍不住在对方熟睡时偷一点腥。
  再过十天,让他赌一把吧,成功的话那就是无上幸福的一次生日,失败的话,至少他还有红酒和蛋糕相伴,不是吗?
  “这么快就睡着了啊……怎么办呢?”弗朗西斯站在床前看着亚瑟红扑扑的睡脸。微笑,别过耳边碍事的头发,弗朗西斯欠下身将唇落在熟睡人的额上,然后逐渐向下,粗粗的眉毛。接着是薄薄的眼睑,引得对方睫毛微颤。光滑的脸颊,最后更加充满欲望的吻向那渴求已久的红唇。
  
  “一只盘子……两只盘子……三只盘子……”菊模仿着女怨灵的声音幽幽地说。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尔一把丢掉火星人,扑向菊。
  “咳、咳咳……阿尔,麻烦你从我身上下来。”菊被高他一头的阿尔压的脸色发青。
  “不、不要!恐怖死了!!!你是怎么发出那么恐怖的声音的!而且那女鬼怎么和你一样都叫菊!!!哦买高的恐怖死了!!!”阿尔趴在菊身上含糊地吼着。
  “只、只是个怪谈故事而已啦!阿尔你先起来,我快喘不过气了。”见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仍然没有动静,菊用力推起了身上的人。可惜力气不够推不起来。两人在床上滚来滚去,把阿尔的眼睛滚掉了,也把床上的几个大大小小不明生物玩偶都挤到了地上。
  不知滚了多久,菊终于耐不住困倦,维持着被阿尔紧紧抱住的状态,不可抗力地坠入了深深的睡眠。
  听到怀中人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阿尔轻轻笑出声。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菊。”
  放松了些禁锢对方的手臂,但双手仍然环着菊, “有意思。”阿尔轻笑道,脑中逐渐浮现出一些不曾淡忘的往事。
  
  那是在阿尔七岁时发生的事。一个明媚的夏日午后,他拿着一大布袋汉堡到处跑着玩,在街心公园里看到一个独自坐在树下搭积木的穿着奇怪民族服装的女孩,看起来比他小些。
  “呐,HERO我请你吃汉堡,我们一起搭积木怎么样!反对意见不予接受哦!”阿尔走上前去搭讪道。
  “我不吃汉堡,谢谢。你也想玩的话就一起吧。”女孩笑笑。
  被那笑容迷到了,阿尔在女孩对面坐下。小小阿尔他第一次有了小鹿乱撞的体验。
  时间静静地流逝,几近黄昏,女孩站起身来拍拍土,告诉阿尔他要走了。
  金色的夕阳照在女孩脸上,黑色如缎的短发,眼瞳黑得纯粹,长长的睫毛,白皙的皮肤,粉粉的嘴,干净的白色……貌似是裙子的服装,一瞬阿尔有些失神。然后他鬼迷心窍地站起来拉过女孩亲了上去。
  然后杯具他就发生了。
  女孩很震惊,打了因为刚亲到心仪女孩而傻笑的阿尔一巴掌。
  “你干什么啊!”
  “做HERO的女朋友吧!”
  “你才是女的呢!”
  女孩……哦不,清秀漂亮地像女孩一样的不明民族的小男孩他转身就跑走了。留下阿尔一个人楞在原地久久无法从打击中恢复。
  
  第二天,他仍然沉浸在他那早逝的初恋的痛苦中不能自拔。于是他走着走着就又到了那棵树下,好死不死的又让他看到昨儿那男孩现在和一个金发女孩有说有笑地在吃曲奇。一口气堵在胸口,他冲过去拉起男孩就是一拳打在对方身上。金发女孩吓得哭着跑掉了,留下两人扭打在一起。男孩的身体如同他那清秀的长相一样力弱,自然是打不过阿尔弗雷德。虽然被打得泪眼汪汪的,但是男孩始终没有一点服输之态。阿尔也受了点小伤,男孩走的时候,阿尔还用石子砸了他后脑勺一下,对方并没有回头,一瘸一拐地走了。
  
  直到多年后的今天,阿尔弗雷德仍然不明白当年他为毛第三天又去了那棵树下,而且他果不其然又遇到了那男孩。
  男孩嘴角青红,脸上贴着胶布,腿也有点跛。奇怪的是他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遥控器。正当阿尔疑惑的时候,男孩面无表情地操纵了几下遥控器,树后便出现了一个……额,机器人。
  不必说,机器人是冲着阿尔去的。男孩操纵着机器人追着阿尔打,把阿尔折磨得精疲力竭。
  当阿尔最终成为男孩昨天一瘸一拐的凄惨样儿时,对方终于收手了。在一人一机器人离开的时候,男孩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弯腰捡起一个石子砸向躺在草地上的阿尔。阿尔弗雷德看到男孩逆光的脸上似乎挂着一丝骄傲的浅笑。
  阿尔弗雷德躺了不知多久,在他颤颤巍巍站起身,准备跛着回家的时候,他看到草丛中有什么银光闪闪的东西。捡起来发现那是个银锁,上面刻着奇怪的图画……也可能是什么奇怪的文字吧。
  后来他才知道,银锁上刻着的是个尼轰人的名字——本田菊。
  
  然而第四天,第五天,一周后,一个月后,不管阿尔在那树下等了多久,也再没见过那个男孩。于是阿尔不再抱希望能见到那男孩,只是每每经过那树时都会想起他那杯具的初恋以及惨痛的挨打经历,也不曾忘却他与一个叫本田菊的人度过的三天。
  
  那银锁一直被他锁在保险柜里,直到他在3W学园看到那几乎没变样,只是长大了的身影后,银锁才又被拿了出来,现在挂在他的胸膛前。
  
  第三章
  如果现在有人问本田菊他最讨厌的食物是什么,他会有气无力的告诉你——是汉堡。如果有人问他最怕见到的人是谁,他会毫无疑问地告诉你——Alfred FUCKING Jones!!!
  “菊!”阿尔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出现在本田菊面前。
  颤抖着盖上刚打开的便当盒盖,菊幽幽地说:“阿尔,真的不用你请我吃汉堡了。”
  “那怎么行!昨天HERO和你下棋输了,说好了输了要请吃汉堡的,HERO绝对说话算话!”
  “我放弃它可以吗……”那晚在阿尔家讲怪谈吓到阿尔后,第二天他便请菊去了吃了蓝蓝路,然后又提出打扑克决胜负,结果他又输了,惩罚还是请吃汉堡,接着就是什么比赛下棋比赛讲笑话,菊自认为他对这些都不在行,可是不知为何阿尔他就弱到次次都输。托这个的福,他已经吃了不知是第几天的汉堡了。现在他看到汉堡就想吐,实在无法理解为毛M国的人都如此钟情于汉堡。
  阿尔嘴咧地大大的在菊对面坐下,把汉堡递给菊。在心中悲叹一声,菊开始撕包装纸。他痛恨不能好好拒绝的自己。
  “哟!阿尔!午安啊!啊,菊也是!”
  “阿尔阿尔,今晚来我家参加派对吧!”
  “哈喽,阿尔什么时候有空去打台球吧!”
  “阿尔,有你的信!”
  “阿尔阿尔……”
  如果只是被迫每天都吃汉堡,他大概还不会怕阿尔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这个人的忽然出现,带给本田菊的生活过于大的变故了。比如因为他这无论何时都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不可思议的人气,菊就被殃及地一直处于人潮中心。而这对于喜欢安静,不,更准确的说无法忍受和三次元人接触过于亲密的菊来说,实在是场灾难。
  “啊,菊,你的便当看起来很好吃,你既然吃汉堡了,可以把便当给我吗?”
  “菊君,你脸上沾到面包渣了。”
  “菊,笔记借我抄下哇!”
  “本田君,你……”
  更杯具的是,不知不觉间众人和菊也亲近起来,不可思议的是还莫名总有人趁乱揩上两把油,比如刚刚那个喊着有面包渣的人就趁机好好摸了几把菊细嫩的脸蛋。
  本田菊感到他要神经衰弱了。
  
  如果有人问宅会给人什么样的影响,本田菊会说会改变一个人的全部。如果有人问他,这样到底有什么乐趣和意义可言,他会告诉你——二次元他妈的是心灵的救赎!宅人只为二次元而活!——他曾经是这么认为的。
  “已经一个星期了……哦买高的,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打游戏没看漫画没追新番没调教米酷酱甚至他妈的连电脑都没开了!”本田菊捏紧了手中的水杯。
  “可是不想动……我只想睡觉。”喝完水放好水杯,菊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卧室。
  咚地一声任自己砸向巨大的床,柔软的触感包裹着菊,可惜他并未因此而心情舒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倦期?哦漏我不要啊!!!”菊抱头在床上滚了几圈。然后安生下来,沉寂良久,一声重重地叹息落下,“也许重回这里是个错误决定。我果然和这儿八字不合。”本田菊小声嘟囔着。
  
  “哟!菊,早上好哇。”
  菊顶着黑眼圈低头走着,听见有人叫他便缓慢抬起头。
  “……”看到新结识的友人这幅憔悴的样子,亚瑟皱了皱眉毛,“呃,菊……你怎么了?”
  “啊,亚瑟先生,早上好。”虚弱的笑容。
  亚瑟不禁怀疑这人是不是快要化作一缕魂魄升天了,于是赶忙上前。
  “喂喂,你真的没事吗?”
  “多谢关心,没什么,就是有点没睡好……”其实是长期的。
  长期睡眠不好*0.1+每天都吃汉堡*1+所谓学生会长助理的一堆莫名其妙的工作*10+每天都在人堆中被人挤被人摸被人吵*100+每天都和阿尔弗雷德几乎形影不离*100000000000000000000000=快升天了的本田菊。
  “哈哈!早上好啊菊!亚瑟也在呀!”一只大手重重拍上了本田菊的肩膀。
  Alfred FUCKING Jones!!!
  又来了。本田菊心中第无数次地悲叹,更加懊恼的是不知自己为何就是无法说出拒绝他的话。
  大概这就是他多年宅所造成的性格,他其实并不讨厌和人接触,他只是苦手。不善表达。以及不知所措。所以阿尔弗雷德可以说是带给了他极大的冲击,也许他是感到自卑。他觉得这个仿佛太阳般的人灼热得会烧死他。他甚至觉得这个人在蚕食他的生气。
  因为面对三次元生物会不知所措,所以菊选择活在二次元,他觉得自己有阴气,但他并不讨厌那阴气。事实上那阴气正式保护他的膜,也是他赖以生存的生气。内心深处他一直是这样想的,虽然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心里自我吐槽“靠劳资真的有阴气吗!”之类的。
  “菊!走啦!真是的你又在想什么啊!”阿尔揉了揉菊的黑发。“昨天保龄球又输给你真是不甘心!今天请你吃超级无敌巨无霸,然后我们接着比……”
  “巨无霸?保龄球?你都拉着菊干了些什么啊?!”亚瑟打断了阿尔的话。
  听完菊轻描淡写——其实只是有气无力的叙述之后,亚瑟狠狠敲了阿尔几下。
  “你这家伙都干了些什么啊!你以为谁能像你那样一天到晚都吃汉堡的,我看你迟早变成个憨八嘎!”
  “欸?菊你讨厌汉堡和这些比赛吗?”阿尔眨眨眼。
  “……有……有点……呃,怎么说……我不太习惯吃汉堡……”
  “什么嘛!慢慢就习惯了!HERO推荐的东西怎么会有错!所以说明天我请你吃鳕鱼堡,啊不对今天还没比呢不一定是我输嘛这次HERO一定赢!”
  哦谢特。这人到底有没一点眼力见儿!
  “不,琼斯先生,我真的很讨厌汉堡和你那些比赛,所以可能的话,不,请务必不要再来烦我了,我很困扰!”本田菊吼了出来。
  注意到路人都被自己突然的爆发吓到了而一片沉寂后,本田菊脑中一片空白转身跑开了。
  跑到那里去呢?谁他妈的知道啊!总之跑的远远的就好,远远的。
  
  等到本田菊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面前是围墙,而这里是哪里他完全没有头绪,没错,他迷路了。当时他只熟悉了学校的高中部,后来参加了阿尔的派对后生活天翻地覆,他措手不及也就再没有转过学校。法克!法克法克法克!!!
  用力踢起面前的小石子,石子飞向墙面后反弹回去,与菊擦身而过飞向后方。
  “啊!”一声狼狈的哀鸣。
  菊猛地转过身。
  “你真狠啊。疼死了。”阿尔揉着额头向菊走来。
  “你……你怎么……”
  “对不起,以后不会再强迫你和我比赛了,也不会再强迫你吃汉堡了。”阿尔微笑。
  “我……我才是……刚、刚刚说了很重的话,抱歉。”他很久没有这样爆发过了,而他跑开是因为不知如何面对阿尔。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他以为在他说了那种话之后,阿尔和他以后只会形同陌路了。原来只是一句简单的道歉,就可以了啊。
  人原来远没有他所想象的那么易怒会记仇,原来一直都是他思前想后地想太多了。
  原来如此。
  那这么多年他因为这个原因而与多少个本该可以成为好朋友的人失之交臂了呢?无法统计。也只能从现在开始抓住每个人了吧。
  “那我们回去吧。”
  “那个……你没生气吗?”
  “嗯……有点。”
  “真、真的对不起!”
  “不是啦,我是生气你又叫我琼斯先生了,所以说叫我阿尔啦。”
  “阿、阿尔……我们还是朋友吗?”
  “你在说什么啊!当然是吧!”阿尔深深皱起了眉头。
  “我……我又没什么能力,又不善言辞,又不会和人相处……根本没什么长……”
  “你干嘛这么贬低自己啊!”
  “我想那是事实……”
  “你好自卑啊……”阿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大家都把你当好朋友。亚瑟也好弗朗西斯也好,这些天这个学校里这么多人对你表示的友好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我……不太习惯那些。”
  “那就从现在开始习惯啊!”阿尔拉起菊的手飞奔起来。
  从无人小路逐渐到有三两个人的路上,一眼望见一个身影,阿尔冲着一个银发少年大声打着招呼,“哟!基尔!好久不见!”
  “呀,是阿尔啊,好久不见。本大爷刚从老家回来,怎么样想死本大爷了吧!”基尔边大声回应边像阿尔和菊走来。
  “哈哈,HERO才不会想别人呢!只有别人想HERO的份儿!”
  “什么呀,本大……咦,这是……?”基尔歪头看向在阿尔身后气喘吁吁的菊。
  阿尔把菊推到基尔面前,拍了拍菊的肩膀。
  “你、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本田菊。”
  “哟,你好!我是基尔,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基尔伸出手握了握菊的。
  第一次主动打招呼。
  原来这么简单。
  菊微微弯起嘴角,逐渐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基尔疑惑着为什么他突然笑得这么灿烂,而阿尔呆住了。
  
  第四章
  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而他阿尔弗雷德的字典里也从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虽然本田菊的突然爆发完全在他意料之外,而之后发现菊的自卑程度也大大出乎了他的想象。
  一时冲动拉着菊跑去和别人打招呼,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菊那种笑容——那个当初迷倒童年时的自己,让自己坠入“初恋”爱河的笑容。
  时隔多年的重逢,喜悦,冲击,不知所措等等一股脑地涌向阿尔,他乱了阵脚,只是依着自己的心意任性地把菊弄到自己的PARTY上,然后用个学生会长助理的头衔拴住菊,接着又是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每日无聊小比赛和汉堡午餐。但是他如愿的每天都和菊泡在一起,所以他也无所谓了。
  直到菊的爆发他才发现自己大概做的有点过了。
  KY不是罪,但是KY过头必然会倒霉这真是真理。
  尤其是追过去后发现菊的自卑程度后他更是一身冷汗。不难想象如果没追过去说清楚,菊那性格会产生怎样的误会然后招致怎样的结果。
  这一切都只能归咎于他被再会的冲击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有刹住车。直到他又见到那个笑容。他终于停下来思考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想得到什么。
  而结论就是,他果然没有一直无法忘记他那杯具的初恋以及那个打得他自信尽失的初恋对象。
  那么剩下的,就只是HERO实施作战把真爱降伏了!
  
  第四章 (下)
  “弗朗西斯你这混蛋!!!亏HERO我还专门去挑了礼物给你!不送你了!祝你生日悲伤!”阿尔狠狠地挂掉电话。
  “怎么了?”菊抱着一叠文件,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菊啊,弗朗西斯那家伙竟然跟我说今年不办舞会了,亏我这么期待!”本来还想在舞会上借机和菊跳舞呢,阿尔恨得牙痒痒的。
  “舞会?”
  “啊,你不知道哦,明天是弗朗西斯生日,以前每年他都会在他家办舞会的,今年到现在我还没收到请柬,就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结果他竟然告诉HERO我今年没有舞会!”阿尔气鼓鼓地说。
  “生日?天啊从来没人告诉过我!”菊撂下文件飞奔出学生会室,剩下目瞪口呆的阿尔。
  “菊?!你干嘛去啊!”
  
  菊抱着个包装得很漂亮的盒子站3W学园的某个小花园在等着某个人——对,就是寿星弗朗西斯。昨天慌慌张张跑回家,想了好久最后决定把“小可乐”——他已经做了几个月现在即将做好的机器人,额,准确的说是机器狗,他决定把它做好后送给好友,他认为是好友的弗朗西斯。小可乐它会说话会走路算是半智能的狗呢,为什么是半智能呢,因为它说的话都是随机说出来的,虽然不知沾到了什么仙气,它说的话经常微妙地吐到槽点。
  “菊,找我有事吗?”弗朗西斯撩着头发走了过来。
  “啊,弗朗西斯,生日快乐!这是、是礼物!”
  “谢谢啦。哥哥我还有事,先走了哦,再见菊~”菊觉得今天的弗朗西斯笑容灿烂得要闪瞎他了。因为过生日所以才这么闪吗?
  “啊、那、那个,本田同学……”一个娇柔的女声在菊身侧响起。
  “嗯?”
  “我、我喜欢本田同学,所所所以……”女孩低头捏着手指,声音细若蚊哼。
  “啊……谢谢。但是我现在还不想恋爱,所以抱歉。”菊发现他现在不仅和同学关系融洽得多了,而且还忽然出来好多人向他告白。这在以前从来都没发生过,他还记得前几天第一次被女孩告白他比那女孩还尴尬。这之前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被告白过,现在却如此频繁地被告白,是这地方人太开放开始他中了什么邪了?
  “没、没关系,我只是想试一下。请收下这个。”女孩塞给菊一个心形的小盒子转身跑走了。
  又是巧克力吗?菊看着手中的盒子发呆。
  “菊!”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重重地揽住肩膀,菊被震得轻咳了一下。
  “阿尔。”
  “又有人告白?”阿尔看着跑远的女生背影。
  “嗯。好奇怪哦,以前那么多年都没人告白的。”菊撇撇嘴。
  那是因为你以前一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人都被你吓跑了。阿尔暗暗吐槽但是没有说出口。糟糕,现在菊的气场稍稍缓和了一点就出现这么多来告白的人,妈的HERO我得快点行动了。
  菊没有注意到阿尔忽然握紧的拳头。
  
  “那个红酒混蛋搞毛啊,今年的请柬竟然这么粗糙。”亚瑟盯着手中的小卡片,有着简单烫金花纹的小卡片上,是弗朗西斯那华丽的花体字:
  今晚七点,在我家。
  “而且还这么晚才送来。”亚瑟看了看表,七点整。撇撇嘴,亚瑟按下门铃。
  
  第五章
  盛夏的黄昏美好地让人没来由地感到惬意,但是却很少有人会驻足欣赏,因为黄昏预示着归家,每个人都在给自己的夜晚找一个归宿。
  弗朗西斯看着自己搞了一下午的杰作——玫瑰,烛光,红酒,美味的料理,整个房间散发着夜的暧昧气息。满意地微笑,弗朗西斯透过落地窗望着逐渐西沉的夕阳微微发着呆。
  
  听到门铃声的时候弗朗西斯的心跳漏了一拍,好吧他承认他很紧张。尽量保持镇定走向大门,开门迎进亚瑟。
  进了门左右张望了几圈的人疑惑着开口,“其他人呢?我来早了吗?你不是写的7点吗?”
  “今天没有舞会哦,小亚瑟。”
  “欸?!你今天不是生日吗?”
  “嗯。哥哥我今天想和你一起过。”
  “搞毛啊!不会是没人来你的舞会吧!哇人气那么高的你也会有这么寂寞的时候啊!”
  “是啊我很寂寞所以你来陪我哇。”
  “……”亚瑟一瞬语塞,脸唰地一下变红了,“算算算了,我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的份上勉为其难陪你下好了,没人要的可怜虫,可、可不是我自己想留下的啊!”
  别扭地可爱。弗朗西斯禁不住笑了。
  “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你这个笨蛋、笨蛋、大笨蛋。”房间的角落里传出有节奏的电子声。
  “什么声音?!”亚瑟放下刀叉,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一只机器狗慢悠悠地移动了过来。金属四肢僵硬地移动的样子非常好笑。“这啥啊?”
  “小可乐——菊送我的礼物。它会自己抽风地说一些话,走动之类的。菊给我的说明书我还没看完。”弗朗西斯撩起有些盖住眼睛的刘海。
  “真是……好特别的礼物。你看,连机器狗都知道你是个笨蛋哈哈哈。”亚瑟大笑。
  “可是这个笨蛋有个喜欢的人,怎么办呢?”弗朗西斯微笑。
  “什么喜欢的——咦?啊?你、你说啥?!”亚瑟身体震了一下,他竭力掩饰自己的震惊和——些许失落。“你这个万年发情期的肤浅家伙竟然会认真喜欢别人吗?!”
  “这话好伤人啊,哥哥我这两年可都没找过什么女人呢。”弗朗西斯眨眨眼。
  “切,谁信啊。”
  “亚瑟你不是一直都和我在一起吗,你这两年有看到过我和女人在一起吗?”弗朗西斯轻啜一口红酒,“比起这个,不想知道哥哥心仪的对象是谁吗?”
  “谁、谁愿意知道啊!”亚瑟觉得心被揪着,强作不在乎,“不过你这么想告诉我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听下好了。”
  “我有他的照片哦。要看吗?”弗朗西斯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精致的小木匣。
  亚瑟觉得自己打开木匣的手在颤抖,他只觉得心疼。打开后他却愣住了,是面镜子。
  虽不敢说什么聪明绝顶,不过这样的表示已经很直白了,亚瑟颤抖着盖上木匣,抬头。生日玩笑吗?因为他说他笨蛋所以他在开玩笑的吧——
  弗朗西斯眨眨眼,盯着亚瑟,“哥哥我爱你哦,小亚瑟。”
  “哈哈哈,你开玩——”亚瑟的后半句话被弗朗西斯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束玫瑰噎了回去。
  “我是认真的。”弗朗西斯眼神荡漾着柔情,仿佛会淌出什么。
  僵持。
  亚瑟无言地看着弗朗西斯,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只剩一片绯红,而弗朗西斯依旧深情地捧着玫瑰看着亚瑟。
  “笨蛋,你这个笨蛋。笨蛋,你这个笨蛋——”小可乐的声音打断了僵持。
  亚瑟蹭地一下站起身,“我我我有点、不、不舒服,先走了弗朗西斯。”说罢转身跑走。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回过神后却没有半点想去追的意思。
  “这是被拒绝了吧。”弗朗西斯把花束随手扔到地上,将前额的发撩上去,苦笑。
  小可乐蹭地一下跳上餐桌。“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啪嗒啪嗒地用四肢击打着桌面。
  “小可乐,吃蛋糕吗?”弗朗西斯为这个狗的全能性感到惊讶,竟然还会跳呢。
  弗朗西斯话音刚落,机器狗就开始快速地移动着,“才不要呢——才不要呢——笨蛋、你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啪地一声,小可乐碰倒了亚瑟的酒杯,掉下了桌面,声音戛然而止。
  囧。
  弗朗西斯看着摔在地上肚皮朝天状机器狗,一瞬间竟有些忘记他刚刚才失恋的杯具。
  想起昨天阿尔弗雷德的那通电话,弗朗西斯自嘲地又笑了,“借你吉言,小阿尔。真是生日悲伤了啊。不过,也没有被明确拒绝呢,明天去找那家伙说清楚吧。”
  
  阿尔捧着一大束花走在路上。他约了菊在街心公园——对,就是那个他们小时候大战的街心公园,他决定在那里告白。
  “哟,阿尔,你好阿鲁。”
  原来是王耀。提着酱油瓶的王耀像阿尔走来,看到阿尔手中的花后,面色忽然有些阴沉和不忍。
  “你有什么认识的人去世了吗?节哀顺变阿鲁。”王耀拍拍比自己高了一头的阿尔的肩膀。
  阿尔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有啊,为啥这样问啊。”
  “那是去扫墓吗?不要太悲伤了。”王耀继续用空着的那只手拍着阿尔的肩膀。
  “所以说没人死我也不是要去扫墓!HERO我要去告白!你咒我么!”阿尔气急败坏地说。
  “告白……你拿着白菊花去告白吗?”王耀额头上多了很多黑线。
  “怎么了?HERO觉得他适合白菊花啊!”
  “所以说白菊花是送死人的啊阿鲁。”
  “啊!我忘记了!”阿尔忽然想起上次王耀就这样告诉过他。“多谢提醒。你出来买东西的吗?”阿尔看着耀手里掂着的酱油瓶。
  “嗯,我出来打酱油的阿鲁。”王耀笑笑。
  和王耀告别后,阿尔在路上随手把花束扔到了垃圾桶里。
  礼物什么都是浮云。空手上阵吧!
  阿尔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几分钟的时侯到了街心花园的那棵树下。菊还没有来。阿尔靠在树干上,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小剧场。
  “菊,做HERO的恋人吧!”
  “嗯!”
  阿尔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傻笑着。顺利的告白,然后和菊摊派,给他看那个银锁。然后然后一起叙叙旧,腻歪一会儿,说不定今儿就能发展到KISS上哦呵呵呵,HERO是最强的!
  “抱、抱歉,我迟到了。”菊微喘着出现在阿尔面前。
  
(the story continues here)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Life Starts Now 2/2 HOME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