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ife is a daily challeng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the story began here)



  第六章
  “唔……”亚瑟呻吟着伸手遮住眼睛,该死的阳光刺的他眼睛疼。他决定今天不去学校了。
  宿醉确实很痛苦。不过酒精可以麻痹神经。睡得死死的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可是该死的他现在连做梦都是关于那个家伙的——那个红酒混蛋。
  从没想过会被那家伙告白。
  如果要问自己是否喜欢那家伙,答案无疑是肯定的。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很扯,但是发觉之后他苦恼了很久,还是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喜欢那个红酒混蛋。
  但是他并不想和他有什么恋情。因为做朋友更长久,他爱他,所以他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这理由很简单,但是很充分不是吗?
  他和弗朗西斯认识了那么多年了,那家伙早年时基本保持女友周更的速度,寿命长一点的恋情不超过一个月,更多的就是一夜情了。无节操的混蛋。
  后来,大约一两年前吧,弗朗西斯对于所有的告白都一应拒绝——而以前是只要条件还好的对象告白的话他都照单全收。
  抽疯。鬼知道他是抽什么疯。
  不过每次看到弗朗西斯拒绝别人的告白,他心里都乐得像个刚得了一个大地瓜的鼹鼠。
  所以想要和他在一起的话,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直做朋友不是吗。
  可是现在弗朗西斯给他出了个难题,他告白了。
  哦买高的。
  本来还孤注一掷地想着那是个梦,可是这几天的现实不断提醒着他那是真实的——因为那之后弗朗西斯每天都在找他,每次都被他以还有事或者身体不舒服之类的借口逃掉了。
  酒。
  想到世上还有酒这种好东西,亚瑟坐起身拖拉着脚步走向冰箱拿酒。
  “谢特。竟然喝光了。”亚瑟盯着空空如也的冰箱低咒。
  
  桌子上散着一堆零件,菊坐在零件堆里,“专心”地摆弄着手上被开膛破肚了的小可乐。
  那天阿尔约他出去,临出门前正好碰上来找他修小可乐的弗朗西斯。得知小可乐变成这副德行是因为自己抽风蹦上桌子又摔下来后,菊的感想只有它不应该叫小可乐,换个名叫囧囧乐更好。
  然后他便一路小跑的到那个街心公园。是说那个街心公园其实给他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不知道为毛这么巧阿尔就选到那里,貌似也许可能还是同一棵大树下约他见面。神秘吧唧的也不知道要干嘛。
  菊小时候一直在黑塔利亚市生活,父亲是研发机器人的,所以菊从小就很会用机器人。小时候的某一天他在那个街心公园和一个莫名奇妙的小子有过三天孽缘,过程他已经不愿提起。他开着老爸新研发的机器人去和那小子干了一架,结果回家后发现自己把机器人弄坏了。于是他被关禁闭了,禁足一个月。而那禁足的一个月间,他发现了二次元的美好,从此坠入了宅的不归路。
  所以他也没那么怨恨那小子,甚至有点感谢他。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二次元救赎了呢!
  那时候他父亲已经开始筹划着自己搞机器人公司啥的,越来越不管家,父母关系不和最后导致离婚,没多久他就跟着母亲会母亲的故乡尼轰国了。直到前一段,因为母亲跟别的男人再婚了,他才被父亲接回了黑塔利亚市。那老家伙事业如日中天,每天不招家,那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他自己和一个女佣阿姨。这点亚瑟,弗朗西斯和阿尔也差不多。
  再之后就发生了菊怎么也没想到的事。
  阿尔对他说:“菊,做HERO恋人吧!”
  于是他楞了。可以说是完全傻眼了。果然那个街心公园,那棵树有囧气!
  最近他桃花运好强啊。菊想起这些年自己三次元生活的灰暗,和到了这里之后莫名暴涨的桃花运。前一段第一次被女孩告白的时候他是傻了的。然后支支吾吾地还是那女孩帮他解了围。后来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了这种状况,他就上网查了对策,学会了几种拒绝的说法,再加上其实他挺扑克脸的,即使他其实挺不好意思,但是别人也看不出来,所以屡试不爽。
  可是面对阿尔的突然告白,他只是傻了,那些拒绝的说法他完全说不出来。
  他脑海里翻江倒海的思如泉涌,表现在外面就是他像个棍子似地杵在哪里半天不说一句话,直到阿尔拍他把他的魂儿拉回来。这大概是宅人的特性,无论何时都能旁若无人忽然开始脑内妄想之类的。说到宅,他觉得他现在基本被阿尔搞的脱宅了。很好很强大,阿尔弗雷德果然是好样的,竟然能把他搞到要脱宅。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蹦出了一句“让我考虑看看”的。
  后来他回来之后,就开始边修小可乐边“考虑”着。这就导致了总是把小可乐修坏,心不在焉的后果是惨痛的。
  这几天他请了假没有去学校,也没有和阿尔联系。只是在修着小可乐以及胡思乱想着。
  他拒绝不了。不,也许是他不想拒绝。
  那么他喜欢阿尔弗雷德?
  不太清楚。也许吧。虽然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怎么办呢?
  上网查。
  然后他找到了一种他认为很好的方法——先交往试试看。
  安上最后一个零件,菊在遥控器上按了几个键,小可乐立刻来了个空中360度回旋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怎样,帅毙了吧!帅毙了吧!帅毙了吧!”
  终于修好了。顺便还加强了一些功能。
  菊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快黑了。他决定带着小可乐去找阿尔,否则他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先开口。让阿尔和他一起去把小可乐送给弗朗西斯,然后一起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他想和他交往试试看。
  
  “亚瑟?你怎么了?”阿尔皱着眉头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嘈杂声,和亚瑟那透着醉醺醺气息的声音。
  “阿……尔,额、弗、弗雷德!我、我啊……”亚瑟口齿不清地说着。
  这家伙喝了多少啊囧。阿尔弗雷德眉头皱的更深了,“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我、我啊、弗朗……西、西斯那个大……大混蛋!臭胡、额!臭胡子!红酒……笨……!啊,你、你干嘛抢、抢我……额!电话!”亚瑟不停地打着酒嗝。
  “您好,这里是15厘米阳光酒吧。请来接您喝醉的朋友吧。需要我告诉您地址吗?”酒保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
  “啊,那个酒吧我知道的,我马上就去。”阿尔合上手机,拿起外套跑出门去。
  
  “咦?阿尔不在吗?”
  “是的,阿尔少爷刚刚急急忙忙跑出去了。菊少爷进来等一下吧?”阿尔家的女佣邀菊进门。
  “嗯,好。”菊抱着盒子小可乐的手收紧了一下。
  
  “我这个等告白回复等到花儿都快谢了的HERO还没这样买醉呢,你是发什么神经啊。”阿尔冲在他背上一直口齿不清地嘟囔着的亚瑟没好气地吼着。
  “弗……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咋了?”
  “是……是个混蛋!”
  “喂喂那家伙又干嘛了啊?”
  到家门前,阿尔把亚瑟从背上放下来,驾着亚瑟的胳膊半拖半拽地艰难走进家里。
  一进门,刚刚还醉得一滩烂泥状的亚瑟不知打了什么鸡血,忽然反身把阿尔压到玄关的墙壁上。
  “弗朗……西斯……你这个混蛋……”亚瑟双颊绯红,眼神迷离,阿尔还没回过神来,亚瑟就吻了上去。
  “……喂……唔……”阿尔一时挣脱不了亚瑟纠缠。一阵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阿尔,你回来……”菊出现在大厅。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地僵在原地。
  “……啊!菊……唔!”刚刚挣脱了一点的阿尔马上又被封住嘴唇,亚瑟的舌头在他嘴里乱搅。毫无章法的吻,还带着冲天的酒气。
  菊无言地快步走向玄关,越走越快直到跑出大门。因为一直低垂着头,阿尔没能看清菊是什么表情。
  “菊!别走!”阿尔努力挣脱开亚瑟的钳制想要去追菊。
  无奈醉鬼耍起酒疯来真是一点招都没有,亚瑟嘴里叫着弗朗西斯的名字又把阿尔拉了回来继续那糟糕的吻。
  没有人注意到在阿尔家门外站立良久的白色身影。
  金色的长发在夜色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弗朗西斯转身向和自家相反的方向走去。
  
  第七章
  菊忽然看到两个身影,慢慢停下脚步。
  是基尔……和一个不认识的大个子。大个子脖子上围着厚厚的围巾,菊觉得天气还没有冷到那个地步。
  基尔看起来在奋力逃脱大个子的钳制,可是力量似乎不敌,被大个子从背后紧紧抱住。大个子有着一头淡金色头发,毛茸茸的头埋在基尔脖颈处,亲昵地蹭着。
  很明显的,基尔僵在那里。随后又开始奋力反抗,这次终于挣脱出了似乎要将他嵌入身体的窒息怀抱,基尔向前逃着,可大个子在后面紧追不舍,马上就要抓住基尔了。
  得去帮忙。
  菊这样想着,跟了上去。
  想起自己怀中还抱着小可乐,菊露出一丝笑容。找出遥控器,操作了几下,小可乐边朝着前方的大个子跳了过去。临近大个子的时候,忽然高高跳起,朝着那淡金色的脑袋狠狠的一个回旋踢,大个子立刻捂着头蹲了下去。
  菊跑上前,小可乐跳回菊怀中。菊拉起楞住的基尔跑了起来。
  大个子捂着头低声呻吟着。
  菊感到身后拉着的人越跑越慢,直到停了下来。菊讶异地转过头,看到基尔正转着头一动不动,越过基尔的肩膀,菊看到大个子蹲在地上捂着头,眼睛却直直地盯着这边,犹豫黑暗辨不清颜色的瞳眸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蓦地,基尔轻轻甩开菊的手,向大个子走去。刚开始是犹豫的小步,然后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跑了过去。
  当基尔走到他身旁的时候,大个子却忽然像没事人一样唰地站了起来,抱住基尔。
  基尔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着。
  菊看到那柔顺漂亮的淡金色头发上,似乎有了一片深色的阴影。
  大概是血。
  “囧。囧。囧死了。”电子声从菊怀中传来,“疼,我疼死了啊,你这个白痴,白痴,白痴,混蛋——唔唔唔唔唔唔——”小可乐乱扑腾了起来。
  菊赶忙关掉它的开关。小可乐的一只前腿只剩了几根线与身体连挂着,头上凹进去了一块。
  又坏了。菊叹了口气。
  “我多管闲事了吗……”看了眼不远处仍然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菊低喃一句后转身离开。
  
  “弗朗……”亚瑟几乎把所有重量都压在阿尔身上,好不容易把亚瑟运到自己卧室,阿尔仿佛是报复一般把亚瑟扔到床上。“唔!”亚瑟半睁开眼睛,似乎在对准焦距,“阿……尔?”
  “啊啊,你终于没把我看成弗朗西斯啦。”阿尔哼了一声。
  “唔……好恶心……”
  “啊啊啊!!!不要吐到HERO床上啊!!!”
  
  菊肯定自己迷路了。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少年抱着一只坏掉的机器狗,在萧瑟的夜风里茫然地环顾四周。
  多么杯具。
  谢特,他的人生就是一个杯具。
  阿尔弗雷德这个混蛋。遇上他之后他的人生就充满了杯具,每天,无时无刻都充满着杯具。
  “这是什么鬼地方。”菊狠狠踢起一块石子。
  “不是鬼地方哦阿鲁。”熟悉的声音。菊猛地转过头。是王耀。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阿鲁?”
  “那、那个……我迷路了。”菊抓抓头发,尴尬地笑笑。
  “噗!”王耀用长长的袖子捂住嘴闷笑出声,“所以说你这么晚了怎么会跑到这里啊阿鲁。”
  “呃……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总之,能告诉我怎么回去吗?”
  “这里离你住的地方挺远的,这么晚了就住我家吧。我家就在附近阿鲁。”
  “啊,可、可是会打扰……”
  “没关系阿鲁。”王耀拉起菊走了起来。
  “说起来王耀君这么晚了怎么会出来的?”
  “你站这里好久了啊。我在窗边看到你了阿鲁。”王耀指指旁边公寓楼一个亮着灯窗子。
  
  “呼……”阿尔长吁一口气,沿着床边坐在地上。
  床上的传来亚瑟平稳的呼吸声。
  “你耍起酒疯来真是受不了。被你害惨了。”阿尔咒怨地瞪着亚瑟,不过他还没不讲理到和一个醉鬼发脾气。“虽然想知道你到底发什么神经,不过现在菊更重要。你好好睡吧,晚安。”阿尔在亚瑟额头上轻弹了一下。
  
  “请我喝一杯如何。”穿着大胆又不失优雅的丰满女性万种风情地在弗朗西斯身旁坐下。
  抬眼看到搭讪的女人,弗朗西斯挑起一抹笑,“乐意之至,我美丽的女士。”
  
  看着逐渐亮起来天色,阿尔顶着严重的黑眼圈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昨天深夜他终于把亚瑟安顿好后就马上跑到菊家,可是菊家佣人说菊没有回来。他以为是佣人骗他,还强闯进去找了一大圈,却真的找不到菊。菊的手机一直关机,生怕错过菊回来的时候,阿尔就在菊家门前等了整整一夜。
  黑塔利亚市的治安一向很好,不太可能遇到什么危险,那到底是……
  阿尔烦躁地揉着自己的乱糟糟的头发。
  
  “叮铃铃——”即使被亚瑟一巴掌拍到地上后,闹钟也还在坚守着岗位。
  “啊啊烦死了!”亚瑟猛地坐起身,却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阿尔的房间?
  为毛?
  昨天家里没酒了,他就去酒吧灌到昏天黑地,然后……他好像打了电话给阿尔,接着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好气地掀开被子走下床去关上那恼人的闹钟,亚瑟忽然想起他还要去学校。
  这样一直躲着弗朗西斯也不是个办法。
  现在的状况简直比恋爱后分手更糟糕,不如跟着自己的感情走还比较好。亚瑟微微笑着想。
  第八章
  3W学园的放学铃是段钢琴曲,每次放学铃回荡在偌大的校园内都别有一番美感。
  校园的某棵大树下,伫立着两个人影,一红一白。
  “昨天给你添麻烦了。真的谢谢。”菊的笑容有些疲惫。
  “你没睡好吗阿鲁?”王耀伸手揉揉比他稍低一些的菊的脑袋。
  “没有,我很好。”
  “看起来可不好啊阿鲁。”王耀略微思忖了一下,“你来我家,我帮你按摩吧,很舒服阿鲁哟。”
  “不用了,怎么好再麻……”
  “菊!”阿尔飞快地跑了过来,“你昨晚去哪儿了?总之先跟我来!”说罢就要拉菊。
  不动声色地打开阿尔的手,菊转而拉住了王耀的,“不要,我现在要和耀君去买食材准备做饭。在人家家讨饶自然要帮忙做家事。耀君,最近都要麻烦你了。”
  聪明如王耀,看到菊有如求救般的眼神后,马上就会意了,“不会,不麻烦阿鲁。走吧。”
  一红一白两个身影毫无留恋的走开,留下阿尔一个人站在原地。
  
  亚瑟在等弗朗西斯来找他。可是一上午也没有见到那个前天还会一有空就粘过来的家伙。他只是昨天一天没有来学校而已啊。
  俗话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亚瑟决定自己去找弗朗西斯。
  老远就看到熟悉的背影,刚准备开口叫唤对方的时候,却看到弗朗西斯在和一个女孩说笑。
  弗朗西斯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女孩娇羞地低下头。
  弗朗西斯弯腰温柔地吻上她的唇,女孩生涩地回应。
  弗朗西斯换上她的腰,女孩似乎有些战栗地环住弗朗西斯的颈。
  弗朗西斯……混蛋!
  亚瑟转身不知自己要去向何方。
  
  “你走吧阿鲁。”王耀家公寓的大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阿尔站在门口碰了一鼻子灰,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阿尔每天想尽办法找菊,却没有一次成功过。
  
  繁华区即使到了夜晚也总是灯火通明,不夜城这个词语总是充满了奢靡之气。
  这几天弗朗西斯可以说是来者不拒,以至于这两年苦苦单恋却被拒绝的女孩们纷纷杀到,导致弗朗西斯每天都换好几个女人,过着看似很yin靡的生活。
  亚瑟的牙被自己咬的咯咯作响,可惜可怜的牙的主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只是狠狠地盯着某一点。
  视线的彼方是——弗朗西斯和……贞德——很久以前就像弗朗西斯示爱过的女孩,亚瑟不只一次看到弗朗西斯拒绝她。
  “FU*K。”亚瑟握紧拳头,头脑一热走了过去。
  “哟,贞德小姐,终于如愿以偿地追到这个混蛋了么。”亚瑟挂着一脸讽刺的笑容上前打招呼。
  “请不要这么叫他。”贞德一如既往地字字坚定。
  “哈,我从小到大都这么叫他的好伐,哪里轮的到你来指手画脚?”亚瑟一只手挑衅似地搭上弗朗西斯的肩。
  轻叹口气,弗朗西斯不动声色地把亚瑟的手拍掉,“你有什么事吗?”
  亚瑟并不理会弗朗西斯,“贞德小姐,这家伙前几天可是向我告白了哦。”满意地看到贞德露出一丝动摇,亚瑟继续开口,“得到别人的东西就这么开心……”
  弗朗西斯捂住亚瑟的嘴,低沉地开口,“你够了。对待女士请礼貌些。贞德,我们走。”
  “你说你爱我的。”亚瑟在弗朗西斯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开口。
  “是啊,我爱你。”弗朗西斯的头发轻轻扫过亚瑟的面颊,“曾经。”
  
  阿尔回头望着王耀家的窗户,盼望着能见到某个身影。然后什么也没有,只有暖暖的橙色灯光。
  当阿尔终于转过头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辆加长轿车停在他面前。
  后车窗缓缓摇下,阿尔终于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本田菊。
  “琼斯先生,我要回尼轰了。”菊淡淡开口。
  阿尔的心脏漏跳一拍,“你、你、为什么!”
  菊笑得很自然,“没什么,只是想回去了而已。我想至少要和你道个别。”
  阿尔紧紧抓住车窗边缘,“不要走!”
  “我还会回来的。”
  “听我解释!”
  “琼斯先生,请放手。”
  “我说听我解……OUCH!”菊不知拿了什么东西电了阿尔一下,阿尔吃痛地下意识放开手。
  就在下一瞬间,车窗已经摇上。阿尔敲打着车窗,然而黑色的豪华轿车只是毫无留恋地扬长而去。
  “菊!”阿尔追了上去,可是载着菊的车很快便消失在阿尔的视野里。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以为是菊,阿尔慌忙按下接听键。
  “喂,阿尔,是我。”听筒里传出的亚瑟的声音有些怪怪的,“你能来——”
  “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我很忙没空理你!”都是因为亚瑟才把事情搞成这种鬼样子,阿尔觉得自己的头顶要冒出火了。
  
  亚瑟茫然地听着听筒传来的滴滴声,慢慢合上手机,亚瑟忽然觉得自己不知身处何处,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陌生,像是虚幻的世界。
  连阿尔也不理他了。
  
  You try to break me,
  You wanna break me...bit by bit,
  That's just part of it
  
  If you were dead or still alive
  I don't care, I don't care
  And all the things you left behind
  I don't care, I don't care
  
  如同嘶吼般的音乐传入亚瑟的耳朵,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真实的气息。
  “谢特,什么鬼东西。”亚瑟靠上身边的墙壁,“我他/妈/的才不在乎。我不在乎。”亚瑟将脸深深掩在双手之后,沿着墙壁缓缓滑下,似乎有什么微弱的抽泣声传了出来。
  
  第九章
  淡淡的月光静静地洒在住宅街的小道上,弗朗西斯和贞德肩并肩走在路上,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话,贞德能感觉到弗朗西斯一直心不在焉。
  蓦地,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弗朗西斯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熟悉号码——是亚瑟,微微愣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你好,有位金发的男孩烂醉在我们店里,一直在发酒疯,因为你的号码在他手机上设置的是快捷拨号,所以……”
  “你去吧。”贞德在弗朗西斯合上手机的同时静静得说到。
  “我先送你回去。”弗朗西斯尽力掩饰眼中的焦急。
  “已经没多少路了,你先去吧。”贞德淡淡笑道,从弗朗西斯接起电话时的表情,她就知道一定是那个人打来的,好像是要叫弗朗去一个酒吧。“弗朗,晚安。”贞德搂住弗朗西斯的脖颈,在他面颊上落下一个吻。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不过能像这样成为恋人,哪怕只有短暂的那么一会儿,她也很满足了。
  弗朗西斯看看贞德,还是转身快步跑走了。
  
  阿尔重重地砸在自己的大床上,粗鲁地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找不到,他去了机场,可是怎么样都找不到菊。算了,明天收拾东西去尼轰找他吧。
  都是亚瑟那个倒霉的吻……啊,对了,亚瑟!
  阿尔忽然想起自己不久前对亚瑟那通发泄。那家伙当时听起来很失落啊,自己好像做了什么落井下石很不道德的事情。打个电话道下歉吧,阿尔摸出手机。
  “亚瑟,我……”
  “你好,这个手机的主人醉在我们店里了……”
  不是吧……又来?!阿尔重重地叹了口气,问出了酒吧的地址。
  “我刚刚已经打了电话让他的另一位朋友来接他了,不过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他还没有过来。我们已经快要关店了……”
  “没关系,我现在去接他,给你们添了麻烦真不好意思。”
  阿尔迅速穿好外套,拿上车钥匙走下楼去。
  
  “我付你钱,就到这里吧。”弗朗西斯递给出租车司机一小叠纸币,打开车门。
  “等等,找你钱……”司机大叔用沙哑的声音喊着。
  “不用找了,谢谢。”弗朗西斯穿过堵在路上的车辆之间,在到达人行道的同时飞奔起来。
  竟然因为一个小事故堵车堵了这么久,再等下去估计酒吧就要关门了,亚瑟说不定就会被赶到马路上了。还不如跑过去快一点。弗朗西斯微微喘着气。
  
  “你什么时候变成酒鬼了。”阿尔背着亚瑟艰难地走出酒吧,自言自语着“我们算扯平了哦,你今天可别再突然抽风地吻过来了。”
  费了半天劲,终于把亚瑟塞到车里后,阿尔呼出长长的一口气,走向驾驶席。
  引擎的声音淹没在依旧热闹嘈杂的夜街中,红色的轿车慢慢驶走。
  弗朗西斯把头发向上撩起,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嘴角上扬,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静静地看着引人注目的红色轿车走远。
  
  “好了,到你家了。喂,亚瑟,醒醒。”阿尔啪啪地拍着亚瑟的面颊,可是传来的仍然只有亚瑟熟睡的呼吸声。
  “好烦啊,还是到我家吧,可以让佣人照顾你,我可不想照顾醉鬼了。”阿尔叹口气,重新发动引擎。亚瑟因为讨厌家里一直有人,所以只有请钟点工之类的来打扫房间。而阿尔家则是雇佣的有全职的佣人。
  阿尔弗雷德背着亚瑟边开门边呼唤老女佣。
  “琼斯先生,这就是你的解释吗?”淡然的声音在阿尔背后响起。
  阿尔僵硬地缓缓转过头去。
  果然是菊。
  本田菊站在宅子的低矮的白色栅栏外,静静地看着阿尔。
  “菊……”阿尔有些恍惚地呢喃着。
  菊没有任何回应,转身钻进身后的黑色加长轿车。
  “喂!菊!等一下!”阿尔让亚瑟躺倒在玄关,向车库跑去,又回头叫了一声女佣,“把那个醉鬼照顾好!”
  阿尔开着车追在菊的车后,直追到菊家门前。但始终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菊跑进家中,牢牢地锁上大大的铁门。
  阿尔看着菊跑进家中,房子的大门砰地一声,紧紧关上。
  “菊!亚瑟只是喝醉了!我去接他而已!喂!菊开门!”阿尔站在门外喊着。
  
  菊觉得自己的魂像是被抽走了一半,如同机械一般换上尼轰国的传统服饰。他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喜欢穿上和服,仿佛那会让他安心。
  站在床边,他能看到阿尔弗雷德站在铁门外。尽管知道自己没有开灯,阿尔不可能看到自己房间里的状况,可是阿尔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房间的方向,总是让他觉得阿尔似乎能看穿这个窗子。
  菊坐在床上发呆。
  他想他能确定自己喜欢阿尔弗雷德。
  没错,他喜欢那个没神经的混/蛋。他觉得自己简直不正常了。
  但是喜欢。
  所以当他看到亚瑟和阿尔接吻的场面时,除了巨大的震撼和想揍那个才向自己告白就找了别人的混/蛋一顿的想法之外,就是熊熊燃烧的嫉妒之火。
  可是他无法死心,阿尔那么拼命想要解释的话,他想听听再走也无妨,于是又从机场折了回来。被女佣告知阿尔开车出去后,他以为阿尔是去找自己了。
  心里有些开心的返回车中在阿尔家外等待阿尔回来,却被自家司机吐槽说笑得很诡异。
  然后当他看到阿尔背着亚瑟从红色轿车中出来的时候,他所剩下的感情只有暴怒和……强烈的嫉妒了。
  宅人的根性就是情感不外现,事到如今他还想保有他的自尊,所以他故作淡然的和阿尔打了招呼。省得以后他又说自己没给他机会解释。
  可是他好不甘心……如今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如此喜欢阿尔弗雷德那个白痴。
  走到窗边向外看去,阿尔还站在门外,不过姿势换成了背靠着铁门。
  自家的围墙虽然没有高到翻不过去,不过墙内一圈的花园中种的全是仙人掌,谁想翻墙进来就真的要念阿弥陀佛了。
  他这么一直站在外面……是表示他果然还是喜欢自己?那么亚瑟又是怎么回事?
  还是想和自己坦白,他已经不喜欢自己了。
  啊啊,果然还是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他还不想这么快被宣判死刑。
  菊站在窗边继续发着呆,胡思乱想的时候天色已经由泛着鱼肚白转为大亮了。
  忽然回过神来向外看去的时候,发现熟悉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阿尔走了。
  菊感觉有什么液体从眼眶中流出,慌忙伸手去擦。转过身不去看窗外,手忙脚乱的用袖子擦着眼睛,可是泪水还是不断向外涌着。
  咣当——
  玻璃碎掉的声音从菊背后传来。菊惊得马上转过身去,看到来人后完全愣住了。
  阿尔弗雷德掂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搞来的铁棍从窗外跨了进来。
  “你……”这里是二楼啊!而、而且他是怎么进来的……难道……?
  阿尔蓬乱的金色头发上粘着的几片叶子,满脸满身都脏兮兮的,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疼死了啊————————!!!”阿尔松手把铁棒仍在地上,仰起脸嚎啕大哭起来。
  “啊啊你你你翻墙进来的吗???那仙、仙、仙人掌……”
  “菊!”阿尔冲过来紧紧抱住菊,勒得菊说不出话来。
  
  第十章
  亚瑟站在弗朗西斯家门前,盯着手中的钥匙发呆。
  那是弗朗西斯以前给他的备用钥匙。
  现在换他去追那个混/蛋了。
  最后一次,如果还是无法挽回……那么就放弃吧。
  亚瑟转动钥匙,走进门去。
  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影,非常安静。因此当有什么细细碎碎地声音隐隐传来时,亚瑟才会听得格外清楚。
  好像是呻/吟/声。
  绝对是娇/喘/声。
  虽然那喘/息/声听起来有些不像个女人发出来的,但亚瑟也无法分析那么多了。
  似乎是从一楼的浴室方向传来的。浴室门虚掩着,声音断断续续从里面传来。
  亚瑟的双腿仿佛被灌了铅一般无法动弹。
  
  “啊!疼!”阿尔叫着。
  “果然还是去医院吧……”菊小心的用镊子拔着阿尔脸上的仙人掌刺。
  “我才不要!”阿尔脸上还挂着没干的眼泪,盘腿坐着让菊帮他拔刺。虽然他知道菊家院子里种的都是仙人掌,但是他实在等不下去了,虽然如果他知道摔下来会这么疼的话他还是会选择一直等下去或者别的什么办法。“都是你不相信我!”
  “……”菊叹了口气,“你想怎样。”
  “听我解释!”
  “讲吧。”
  “那天是亚瑟那个混/蛋喝醉了才突然抽风地吻过来,他嘴里一直念叨着弗朗西斯,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神经。然后就正好被你看到了,我一直想找你说清楚可是你不理我。那天……”
  
  啊啊,就这么放弃吧。
  自作自受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
  早知如此当时回应弗朗西斯的话,就算只有短暂的时间也好,至少还有回忆。
  不过不管怎样下场都挺悲惨的。
  算了……可是无论怎样都移不开一步。
  眼泪从亚瑟面颊上滑过,亚瑟闭上眼睛握紧拳头,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吼出来的冲动。
  “……亚瑟?”熟悉的声音在亚瑟身后响起。
  
  “……脱衬衫吧。身上也有刺吧?”菊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到。
  “啊!我都解释这么半天了你还不相信我吗?!!!”阿尔紧紧抓住菊的手腕。
  “菊!”阿尔的眼框湿润起来,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样。
  “啊啊啊你一定要别人明明白白说清楚才明白吗!”菊甩开阿尔的手,“我如果还在生气的话还会坐在这里帮你拔那些倒霉的刺吗?!你……唔!”
  阿尔捧着菊的双颊吻了上去。
  
  亚瑟僵硬地扭过头去。
  弗朗西斯……
  那浴室里传来的声音是什么?!
  “你……”弗朗西斯刚想开口,却被一声很/激/烈/的/喘/息/打断了。弗朗西斯察觉到异样的声音是从自家浴室传来的,边抬脚向声源方向走去。
  不知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弗朗西斯的手拉住了亚瑟的,亚瑟迷茫地跟着弗朗西斯走着。
  轻轻推开虚掩的浴室门,两人当场石化在门外。
  满地都是衣服,或是衣服的碎片,衣不遮体的基尔闭着眼睛重重地喘息着,双手被围巾绑着。而压在基尔身上的人的衣服几乎完好无损,那让人有些生畏的身高,淡色的头发,还有现在绑在基尔手腕上的标志性围巾。
  弗朗西斯和亚瑟对那人的身份了然于心。
  
  “好、好了。”菊喘着气推开阿尔。“你身上带着那么多刺不疼么。”
  “疼死了!所以需要止疼剂!”阿尔扯出大大的笑脸。
  菊的脸唰一下红了,低下头避开阿尔的视线。伸手去解阿尔的衬衣扣子。
  随着衣领的敞开,阿尔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映入菊的眼睛。
  银锁——
  菊颤抖着把银锁拿起来,确认上面的文字——确实是当年他的那个银锁。
  “……那、那个,菊……”阿尔被菊忽然散发出的阴暗气场吓了一跳。
  “你、就、是、当、年、那、个、臭、小、子、啊!”菊一把从阿尔脖子上扯下银锁。
  
  “基尔昨天晚上跑来找我说借宿几天,所以……”弗朗西斯和亚瑟并排走在街心公园里。
  “……”亚瑟不知如何开口,在两人目睹了那冲击的一幕后,因为他们都知道伊万的恐怖,所以很默契地悄悄逃出了弗朗西斯家。
  “你把那声音当成是哥哥和别的女人了是吧。”弗朗西斯微笑着开口,伸手轻抚亚瑟面颊上的泪痕,“我可以把这眼泪理解为小亚瑟是在意哥哥的吗?”
  “谁、谁会为了你这种红酒混蛋哭啊!”亚瑟一拳捶上弗朗西斯的胸膛。然后紧紧抱住了弗朗西斯,趴在他怀里大声的哭着,仿佛要把近日的怨气全部哭出来。
  良久,亚瑟抬起头,胡乱擦擦脸,“你这个混/蛋,竟然向别人告白之后就去花天酒地!”
  “……”弗朗西斯无言。
  “一个问题:告白还算数吗?”亚瑟直直地看着弗朗西斯,他有多紧张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弗朗西斯似乎有些讶异,“你不要阿尔弗雷德了?”
  “哈?!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那个白痴的名字?!”亚瑟和弗朗西斯大眼瞪小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小声呢喃道,“啊不过说起来我最近两次大醉之后都是在那白痴家醒过来的,好奇怪……
  
  “菊我身上都是刺疼死了啊啊啊!!!”阿尔边挡着菊的拳头边哭诉着。
  菊停下手,盯着阿尔,“脱衣服。”
  阿尔被那视线看得有些发毛,“干、干嘛?”
  “当然是拔刺啊白痴!”
  “哦哦!”
  又是那个仿佛会把他灼烧至死的笑容。菊深深呼出一口气,把手中紧攥着的银锁扔到阿尔身上。
  “这个送你。”
  看着阿尔微微愣住随即又绽开笑容的表情,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弗朗西斯眼睛微微睁大,随即会心一笑,“算数哦,小亚瑟。”
  “哼!那么我就特别的答应你吧!”亚瑟忽然扑到弗朗西斯身上搂住他的脖子,为了不让弗朗西斯看到自己又重新涌出的眼泪。“不过有条件!不许再找女人了!”
  “是是。”弗朗西斯回抱着亚瑟轻声附和。
  “有女人来勾搭你也要强势拒绝!就像这两年一样!”
  “是是。”弗朗西斯微笑。
  “还有以后不要再把奇怪的人往你家带了!”
  “这个……不是我带的啊……伊万对基尔的执念你也知道,大概是自己找上来的……”
  “少罗嗦!还有还有……以后想到再说!反对意见不予接受!”
  “你被阿尔附身了么……”弗朗西斯露出无奈的笑容,却无法掩饰他身上散发出的幸福的气息。
  “……”亚瑟呢喃,轻得仿佛会被风吹散,“I love you…Always be you…”
  “Je t'aime...Pour toujours...”弗朗西斯吻上亚瑟柔软的金发。
  
  END
  
  处女作它完结了><
  这篇当时出来的契机其实挺囧,俺从来没想到俺也会写同人文= =
  当时考试前夕忙得要死的时候俺竟然有一晚因为脑子里做梦都一直想着米日而在半夜醒来,接着彻夜未眠= =第二天顶着大大的熊猫眼去了学校还是一直在想写文= =
  因为米日很萌啊可是总是找不到文啊!!!
  于是俺就自己干了囧= =||||||||||||||||||||
  它就是一自娱自乐产物哈哈哈><
  本来还想克制到考试结束再开始,结果实在受不了它一直在脑子里转的痛苦= =
  然后当天晚上爬回来就开始写了= =
  中略就到了现在它完结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菊耀】上洛 HOME Life Starts Now 1/2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案内
本BO腐、宅向,BO主经常撒比西,不时鸡血抽风,除非遇到囧人囧事,基本都是烂好人,易勾搭。
欢迎同好搭讪,交换LINK。>3<

LOGO(直連可)


本站图文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プロフィール
通称:阿草/草草/草儿/茶草
住所:神都
属性:声控 腐宅 欧洲控 历史控 方言控 色彩控 博爱 吐槽星人 粗口星人 易鸡血 无节操 没廉耻 烂好人

状態:amu中毒!!!






(敬稱略)
愛:amu

Love:Colin Morgan

声:小西克幸

CP:仏英本命 米日 露普 丁典 米加 冷战 ALL奥 ALL法ALL 恶友 北欧组 DH 静临 临纪

恋:木原音瀬 英田サキ 一宮思帆 LAS 中村春菊 日高ショーコ naked ape 小田切ほたる SOUND HORIZON

好:遊佐浩二 野島健兒 鳥海浩辅 武内健 三木真一郎 千葉進歩 羽多野涉 浪川大輔 下野紘 鈴木達央 諏訪部順一 衫山紀彰 櫻井孝宏 鈴村健一 宮野真守 皆川純子 神谷浩史 杉田智和 井上和彦 日野聡 立花慎之介



—連絡先—
QQ:272172536
Mail&Msn:lhdyx22★yahoo.com.cn(★→@)

推特:lio0112
猩浪:t.sina.com.cn/colio

free counters

メモ:
APH 79
家教 175
名探偵コナン 589



君届 42
SKIP BEAT 160
家教 265
DOLLS
单行本04-78
单行本05-64
无法逃离的背叛 Story27
世界一初恋 CH.7
SWITCH 08―12卷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9/18 草]
[09/18 延]
[09/18 草]
[09/18 青]
[09/12 延]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フリーエリア